<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朱海就:奥地利学派经济学为什么重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548 次 更新时间:2017-05-31 11:36:06

        进入专题: 奥地利学派  

        朱海就 (进入专栏)   黎振宇  


           访谈学者:朱海就,爱思想网专栏学者,现为浙江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主要研究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曾在哥本哈根商学院访学。已出版专著?#23567;?#24066;场的本质:人类行为的视角与方法》、《大改革:中国市场化改革的理论与现实取向》、《市场的合作与秩序》,并?#23567;?#31859;塞斯评传》、《社会主义:经济计算与企?#23548;?#25165;能》、《奥地利学派:市场秩序与企?#23548;?#21019;造性》等多部译著出版。

          

           访谈人:黎振宇,爱思想网副主编

          

           爱思想网首发,转载需取得授权

          

        *朱海就教授


           科斯先生曾言,缺乏思想市场已成为中国经济诸多弊端和险象丛生的根源。弊端和险象里,既有权力、资本的扭曲,又有陈旧观念的桎梏,还?#24615;?#30528;转型时期的焦虑。观念是改革前行的向导,奥地利学派经济学认为只有改变人的观念,才能推动社会前进。

          

           近年来,朱海就先生在撰写、译介大量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研究专著的同时,还从奥派的学理视角针对社会改革热点写就了大量时评,不遗余力地推广奥派的思想和观念。正如他在新著《市场的合作与秩序》(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写道:“认识市场,才能?#27425;?#24066;场”。他认为,在中国推进市场化改革进入深水区时,拥有最为纯正市场理论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将为中国的市场化改革提供重要的思想资源。

          

        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是“行动的经济学”而非“均衡”的经济学

          

           黎?#25421;用?#26684;尔、米塞斯、哈耶克到德索?#23567;?#32599;斯巴德、柯兹纳等,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思想在不断传承和创新,您觉?#20040;?#27491;的奥地利经济学派思想是什么,您怎么看奥地利经济学派的内部?#36136;猓?#24403;前奥地利经济学派发展面临着什么样的困境和挑战?

          

           朱:奥地利学派经济学(以?#24405;?#31216;“奥派?#20445;?#30340;思想在方法论层面有较为充分的体现,奥派坚持个体主义,把对经济现象的解释追溯到个人,从个体的人出发思考经济问题,奥派也坚持主观主义,认为价值是主观的,不是商品固有的属性;奥派也强调企?#23548;?#31934;神,以“人具有创造性”这一假设为理论的基本出发点。还有,奥派是“市场过程”学说,而不是市场均衡学说,如米塞斯本人所言,使奥地利学派经济学不朽的,在于它是“行动的经济学”而非“均衡”的经济学。奥派的上述几个方面是相关的,逻辑一致的。

          

           奥派内部确实是有分歧,在有关社会秩序与规则的方法问题上,米塞斯持功利主义,哈耶克持有的是演化的思想,而罗斯巴?#24405;?#25345;自然法,还有在更为具体的方面,有的奥派学者反对部分准备金的银行体系,有的则认为部分准备金可以接受,另外,在货币问题上,有的坚持金本位,有的认为不需要,只要银行之间?#26434;?#31454;争就可以,我认为这些分歧不是根本性的,?#38469;?#24314;立在主观主义与个体主义这些基本原则之?#31995;模?#21482;是在不同方向有不同的侧重,?#25345;?#31243;度上,这些分歧构成了理论的互补性。有分歧很正常,也是好事,主流经济学内部也是有分歧的,分歧为理论的发展提供了可能,没有分歧就变成真理教了。

          

           经济理论要奉献于社会的改变,使社会更?#26434;桑?#20010;体更?#26377;?#31119;是经济学最主要的价值所在。原来的理论被予以新的使用,会带来改变;提出新理论,使人们重新认识世界,也会带来改变,无论是哪?#20013;问剑?#21482;要理论能够改变,就是创造?#24605;?#20540;,这样的理论就不会有危机。相反,就是没有创造价值,就是处在危机状态。像主流经济学那样,虽然有很多人在“研究?#20445;?#20294;是否为社会带来了“好”的改变,是很值得怀疑的。

          

           奥派学者要努力为社会做出贡献,继续关注那些根本性的问题,并发出强有力的声音,这样影响力就会提升。事在人为,理论的出路在于从事该理论的人,一个学派是否面临危机要看这个学派的继承者们是否足够努力,有努力才会有出路。对奥派学者来说,目前重要的是还是学习既有的思想,理论创新是求之不得的,也不是事先可以预?#31995;模?#26159;积累到一定阶段自然而然的产物。

        *《场的合作与秩序》,朱海就著,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可购买

          

        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是对经济学正轨最为坚定的?#27425;?/strong>

          

           黎:学界和政策界?#26434;?#22885;地利学派经济学向来有很多争议,很多人可能认同奥派的一些理念,但又会认为其在?#23548;?#20013;难以落实,您怎么?#21019;?#22885;派在真实世界中应对现实问题的能力?#20811;?#22312;方法论上和主流经济学有什么本质?#31995;?#19981;同?

          

           朱:奥派的方法是?#22885;?#36753;现实主义?#20445;?#35748;为奥派脱离现实,是对奥派的误解。我们首先要理解什么是“现实?#20445;?#29616;实不是统计数据与调查问卷这个意义?#31995;?#29616;实,而是人们“主观理解”的现实。奥派充?#31209;?#35782;到社会科学的事实是“观念”的事实,与自然科学的事实是根本不同的,主流经济学并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一点,很大程度上是把社会科学问题作为自然科学问题来研究的。

          

           经济学的逻辑必须是呼应现实的,这种逻辑的现实性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关于理论本身的,包括假设前提的现实性与逻辑推理的严谨性,二是关于理论的应用的,?#35789;?#29992;可靠的理论,去观察现象,去发现现象背后的内在逻辑,如其他人看了这种逻辑之后,如觉得“确实如此?#20445;?#37027;么也?#24471;?#25152;揭示的逻辑是“现实”的。其他人为什么有能力判断?#25345;?#36923;辑是正确的呢?这是因为他们和我们都有共同的心智结构。这种共同的心智结构是我们对经济学抱?#34892;判?#30340;根源,我们相信可靠的逻辑可以说服人,改变人的观念,从而推动社会前进。

          

           经济学的巨大价值是把现象背后的?#22885;?#36753;真相”揭示出来。真相有两种,一是事实的真相,?#28909;紓?#26576;个人掌握了重要证据,他可以告诉人们真相;另一个是逻辑的真相,告诉人们现象背后的因果关系是什么。因为真相指向正义,这两种“真相”?#38469;?#38750;常有力的。

          

           奥派与主流在方法、理论与政策上都有重要区别,可以概括为这样几个方面:

          

           一是奥派是“行动人”假设,也就是假设人是有创造性的,而主流经济学是“理性人”假设,行为经济学是“非理性”假设,无论是“理性人”假设还是“非理性”假设,都把人的创造性否定了,而奥派认为创造性是人最重要的特征,是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

          

           二是在理论的着眼点上,主流经济学着眼于单个个体的“最大化?#20445;?#36825;里的单个个体可以是个人,?#37096;?#20197;是企业,?#37096;?#20197;是国家。如微观经济学关注的是消费者与厂商的最优,宏观经济学关注的是国家的最优,国家被视为单一的行动主体,构成国家的无数个体被忽视。而奥派关注的不是某个个体或作为整体的国家的最优,而是行动人之间的“协调?#20445;?#35748;为个体之间有差别,个体的利益取决于协调机制,也就是分工合作的实现,经济问题是一个“秩序”问题,如哈耶克所说,经济学不是关于有意识的行为的(最大化的),而是关于那个无意识的结果的,这一无意识的结果取决于规则与制?#21462;?#25152;以,奥派经济学的三个关键词是行为、协调与制度,这样也就没有微观与宏观之分。考察制度的形成与影响是奥派的一个重要特征,?#28909;绱用?#26684;尔开始,奥派就关注货币问题,把货币视为演化形成的制度来考察。对制度与规则问题,哈耶克有更多的研究,?#28909;?#20182;强调要区分人为规则与演化形成的规则等,他的《?#26434;上?#31456;》、《法律、立法与?#26434;傘?#23545;这些问题有充分阐述。奥派对自发性制度的强调,是对斯密“看不见的手”思想的?#26377;?#19982;深化,可见奥派?#26377;?#20102;斯密传?#24120;?#32780;主流经济学是背离了的,因为它关注的是最优的管制政策是什么。

          

        三是在政策上,奥派相信市场,主张让市场自身发挥作用,而主流经济学则认为存在“市场失灵?#20445;?#38656;要政府干预,因此重要的问题就变成了如何最优地“干预”。奥派对市场的?#21028;?#24182;不代表奥派相信市场是完美的。市场是不完美的,重要的是如何?#31859;?#21457;的纠正的过程展开。那么这种自发性为什么是可能的呢?这又与斯密与米塞斯的两个根本性认识有关,斯密认为每个人内心都有一?#36824;?#27491;的审判官,他促使个体的行为遵从自然正义的原则,米塞斯认为人有共同的心智结构,同时人是“企?#23548;?#30340;?#20445;?#36825;意味着个体可以对他人的行为做出“可理解”的?#20174;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朱海就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奥地利学派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6311915.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6311915.com/data/104517.html
        文章?#19995;矗?#29233;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311915.com)。

        6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23601;?#39318;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23601;?#25110;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23601;?#27880;明“?#19995;矗篨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23601;?#36190;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21103;?#20351;用,请来函指出,?#23601;从?#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特码生肖表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