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邓晓芒:忏悔、真诚与自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49 次 更新时间:2019-01-26 20:03:17

        进入专题: 自我意识   忏悔精神  

        邓晓芒 (进入专栏)  

          

           忏悔与真诚也属于自我意识结构的应有之义。由自我意识的自欺结构,我们提出自我意识包含一种忏悔的精神,而与忏悔相连的就是“诚”的问题。自我意识无非是要达到对自我真实的把握,那么对自我的这种把握就是真诚。

          

           什么叫真诚?真正能够达到自我意识的真诚,不是孟子所讲的“反身而诚”。我们前面讲,“反身而诚”可以说是想一想就达到真诚了,往自己心里面看一看就达到真诚了,或者扪心自问就达到真诚了,这未免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因为人心不是单一层次的东西,它是一个立体结构,而且是一个无?#25194;由?#21448;不断深入的结构。

          

           真正的真诚,也不像老子讲的“复归于婴儿”。人?#38469;?#20174;婴儿长大的,所以老子主张只要每个人想想自己的儿童时代,像小孩子那样回到纯真,就可以做到真诚。我们通常也说,小孩子不会说谎,童言无忌,?#23454;?#30340;新装的谎言就是一个小孩子拆穿的。但这是不一定的,小孩子只是还没有学会说谎的技巧,但从本心来说,他也是想要撒谎的,只要他觉得有必要。只不过他的谎言大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罢了。人是能够撒谎的动物,连小孩子也不例外。更不用说一个成人完全回到童年是否有可能,除非他得了失忆症。

          

           庄子讲的倒是更适合于成人,他主张要“得其环中,以应无穷”。什么叫环中?门枢转来转去,中间那个环是不动的。你们捉对厮杀,争来争去都在转圈,你咬着我的尾巴,我咬着你的尾巴,而智者就站在环中,跳开是非,你们去争,我不介入,跟我没有关系。这就是老谋深算了,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你们互相打倒,我反而永?#35835;?#20110;不败之地。这就是一个狡猾的态度。那么这能否解决自我意识的自欺的矛盾,达到真正的真诚呢?显然不行,这解决不了矛盾,只是逃避了矛盾,而且暗藏机心。

          

           再就是禅宗所讲的“难得糊涂?#20445;?#23601;是装糊涂、装傻。“难得糊涂?#31508;?#20026;了逃入虚无,就是什么东西讲起来?#24049;孟?#30693;道,但是又?#23391;?#19981;知道。做事也没有标准,没有原则,没有是非对错,只要表面上过得去就行。这与庄子有类似的地方,就是价?#20498;凵系?#34394;无主义,而且是一种极无诚意的虚无主义。

          

           那么如?#23614;?#33021;解决自欺的矛盾?应该是在行动中。“反身而诚”也好,走进“环中”也好,“难得糊涂”也好,都只是一种态度,但不是一种行动,?#38469;?#23545;生命力的一种压抑和放弃。行动才暴露你的本质,你是个什么人,行动起来就知道了,做一做就知道了。人是很容易自欺的,尽管很容易自欺,你还得行动,能够破除自欺这个“环”的,就只?#34892;?#21160;。你要做一做试试,不要老是怕这怕那,防止这防止那,在观念里面打转。你一行动起来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才会暴露出你的真相。当然这只有在行动中保持一种清醒的认识才能做到,行动是为了认识自我。由此就生发出一种忏悔意识。在行动过后,回过头来再看,你会鲜明生动地认识到自己的有限性,及自己在自欺?#26032;?#34255;着的根本恶。在不行动的时候,待在屋里、躺在床上,那就没有什么好反思的,只会觉得内心一片纯洁。而有了行动之后,你就可以对自己的行动加以反思了,于是从这个反思里面就产生出了一种忏悔精神。

          

           鲁迅著名的小说《伤逝》,是一篇非常深刻的作品,但是很少有人把它的哲学含义揭示出来。尤其是涓生和子君谈恋爱同居一段时间以后,发现生活不像他们想象得那么美好,每天陷入赚钱谋生的琐事中,过得极其艰难,爱情最后也逐渐消失了。有一天涓生就对子君说,既然你不顾重重障碍、冲破了传统观念来跟随我,说明你是一个独立的女性,那么你现在也可以离开我,独立地去过自己的生活,总比两个人缠在一起去死要好。子君受了这致命的一击,没有任何生存能力的她只好回到她父亲那里去了,不久就死了。涓生非常后悔,不光是后悔,而且非常痛心地忏悔,他认为是他用一套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把子君杀死了。?#31508;?#36825;?#27835;逅那?#24180;,人人都用个性解放、人格独立这样一套空洞的话语来自欺,还自以为真诚。但正是这种真诚,这种把真相直接摆出来的直率的态度,把子君害死了。最后涓生满怀忏悔地说:“我没有负着虚伪的重担的勇气,却将真实的重担卸给她了?#20445;?#21521;着新的生路跨进第一步去?#20445;?#29992;遗忘和说谎做我的前导”。为什么跨进新的生路就必须用遗忘和说谎做前导呢?真诚难道就做不到吗?真诚还真是做不到。人们意想中那种?#30475;?#30340;、不掺?#23588;?#20309;虚假的真诚,不光是做不到,而且是根本不存在的。如果有,那就是伪善,或者是自欺。涓生自认为很真诚,他要求自己彻底的真诚,他跟子君的关系完全是正大光明的,是按照新的女性、新的观念的模式建立起来的,他们的结合应该是最幸福的。但是最后搞成这样一个败局,他认为最后的责任在他,他把说谎的责任摆脱了,把真话让对方承担起来,真话是不堪承担的。什?#35789;?#30495;话?就是他们两个之间已经没有爱了,或者他们从来就没有真正地爱过。什?#35789;?#30495;正的爱?那还有待于?#25945;幀?#20294;是,为什么要用遗忘和谎言做前导?涓生实际上是对自己?#31508;?#30340;那种真诚加以忏悔:我不该那么真诚。太真诚了害死人啊!连害死人都在所不惜的真诚,是虚假的真诚,是走向死路的真诚。所以要走出一条生路,就必须用遗忘和说谎做前导,在这种遗忘和说谎的前导的背后,才有真正的真诚。因为我知道这是说谎,知道这是生命中无法摆脱的自欺。

          

           中国人从来没有反思过自己的真诚,鲁迅是第一个这样做的。他不盲目相信真诚,但是仍然要试探、要?#25945;?#30495;诚。真正的真诚不是当?#24405;?#24471;的,而是有待于在生命的道路上寻求的。而走上生命道路的第一步,则是遗忘和说谎:要把以前的那种真诚忘掉,以前的那种真诚不值得耿耿于?#24120;?#37027;其实是一?#20013;槲保?#35828;谎不是要骗人,而是指所有自己说出来的东西都不能百分之百地相信,那只不过是一种试探。说真话是不容易做到的,所有你当作真话说出来的东西,都只代表你有说真话的意图,而不代表你说出来的就是真话。所?#38405;?#23425;可承认这些话实际上是说谎,承认人摆脱不了自欺这一事实,以便保持对自己的一种忏悔意识。然而,明知自己说谎,明知道自己不可能真诚,但是姑妄言之、姑妄信之、姑妄行之,把它当作真的那样去做,这就是向新的生路迈进的第一步。反之,你自以为你说的话是真的,你自我感觉?#24049;茫?#36825;就叫自我欺骗而不自知,你就会被自己的?#23548;?#34892;动所驳斥,所?#38405;?#26368;好预先就要留下忏悔的余地。

          

           忏悔和后悔不同,中国人经常分不清这两者。你说忏悔就是你后悔了吧,当初你就不该那么做嘛!忏悔当然是事后的,但它不是着重于?#31508;?#37027;么做的后果,而是着重于动机,着重于对自己人性的恶劣本性的自我批?#23567;?#24527;悔与后悔?#38469;?#20110;事无补的,已经做过的事情无可挽回,但后悔导致人有一种想做?#25215;?#20107;情来将他所造成的后果加以弥补的意向,而忏悔则不是要把自己的过失补救回来,而是要对自己的人性的有限性加以鞭挞。后悔追究的是所犯的错误,而不追究为什么会?#22797;?#35823;;忏悔则对罪恶的原因加以反思,它比一般的后悔深刻得多。忏悔不是要脱胎?#36824;恰?#37325;新做人,不是要改恶?#30001;啤?#27604;如你以前做了不少坏事,从今以后要只做好事、不做坏事——相反,忏悔就是不认为自己可以重新做个好人,人性的劣根性、有限性是不可?#35851;?#30340;,但你愿意为自己的有限性承担责任。这种有限性肯定是会导致罪恶的,要承认这一点,要看清这是人性的本质结构。人性本恶,康?#40065;?#20026;人性中的根本恶。人的有限性就是人的根本恶,一切恶?#38469;?#20174;人的有限性生出来的。根本恶是不可能通过忏悔摆脱掉的,但是人们可以通过忏悔而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把握自己的自欺结构,从而成为一个有深刻的自我意识的人。这样一个具有忏悔精神的人,?#35789;?#20182;做了伟大的事?#25285;?#20182;也不会盛气凌人,也不会自封为圣人。他知道自己的有限性,就会更加宽容地、更加人性化地去对待他人。

          

           忏悔的目的其实就在这里,?#27425;?#33258;己的根本恶承担起责任,促成一种人性的宽容性和人情味。同时,正因为忏悔在事后才发生,所以它并不束缚人的手脚、妨碍人的行动,当然也不能消除人的自欺。人在行动中总是有一种自欺,忏悔不能消除这种自欺。但是它能在人的行动中、创作过程中、行为过程中揭示一个永恒的真相,就是人总是有?#22797;?#35823;的可能性,但它又总还保留继续接近真理的可能性。人总是会?#22797;?#35823;的,但是人总是可以再努力的,所以总是可以接近真理的。?#22797;?#35823;当然是远离真理了,但是我们?#22797;?#35823;也要有进步,不要老是犯?#22270;?#38169;误,应?#20040;擁图?#30340;错误到越来越高级的错误、越来越复杂的错误。这就是人性的进化,这本身就是向真理不断接近。?#22270;?#30340;错误离真理最远,高级的错误应该说离真理就比较近了!它把人的层次、水?#25945;?#39640;了。

          

           一个具有忏悔精神的人或者民族,当然并不能避免?#22797;?#35823;,但它不会老是重复犯过的?#22270;?#38169;误。像纳粹所犯的,就是一种很?#22270;?#30340;错误——种族主义。德意?#20037;?#26063;、日耳曼民族的确很?#21028;悖?#20294;?#37011;?#26159;至高无?#31995;?#20248;?#35753;?#26063;,其他民族都该被奴役,那就是很?#22270;?#30340;错误了,稍微有点知识文化的人都会看得出来。这个民族由于有忏悔精神,就不会老是重复犯这个错误,如果能够避免犯?#22270;?#30340;错误,这个民族就把自己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而日本这个民族由于缺乏忏悔精神,只有后悔意识,只是从灾难性的后果来反思“二战?#20445;?#27809;有对人性的劣根性保持警惕,就很难保证不重?#29238;?#36761;。人性本身的自我本质——人类自我意识的这种自欺的矛盾,只有在人类不?#31995;?#24527;悔过程中,一次次地退回到自己的根本?#32431;?#38382;自己,才会?#35854;?#24323;,才会从不自觉的自欺走向自觉、走向真诚。哪怕开始显得非常虚伪甚至伪善,但是只要能够?#35789;。?#23601;会变得越来越真诚。

          

           这样一种自欺的矛盾,在?#38382;?#36923;辑中是一个矛盾,欺骗的自我和被欺骗的自我在逻辑上是不能并存的,但是在辩证的过程中,这种矛盾会得到扬弃和调解,欺骗的自我和被欺骗的自我在时间中既相互冲突又相互调解。每一次欺骗的自我和被欺骗的自我都不在同一个层次,被欺骗者总是比较靠前台,而欺骗者总是躲藏在后台,被欺骗者总是努力去挖掘出后面隐藏着的欺骗者,从而使人性的层次逐一暴露出来、深化起来。弗洛?#24651;?#25552;出的潜意识学说可以用来解释这种人性结构,就是在人们有意识的行动中,往往会有潜意识在后面起作用。这是心理学?#31995;?#19968;个规律,但是为什么引起了哲学家这么大的兴趣呢?就是因为它具有非常重要的哲学含义,它揭示出人的自我意识是分层次的,在时间的进程中,它会一层一层地展示出来。最开?#38469;?#34987;欺骗者,你当然可以为自己辩解:我被?#24605;?#27450;骗了啊,我?#31995;?#20102;啊!但是精神?#27835;?#23398;会指出:你潜意识之中是知道的,你并不是完全被欺骗,你在作恶的时候,潜意识之中知道这是恶的,但是你还去做,你骗自己说这是必要的,这是为了一个更崇高伟大的目标。所以,你是被欺骗者,同时你也是欺骗者。而忏悔呢?忏悔就是在这样一个矛盾中向后不?#31995;?#28145;入、不?#31995;?#25506;索自己:我?#31508;?#30340;潜意识是什么样的?你铁面无私,像一个法官一样对待自己,那你就会拷问出自己背后的这些东西。而当我们清楚地意识到并?#39029;?#35748;这些,我们的精神层次就大大提升了一级,就再也退不回去了。所以我们只有凭借对自己的忏悔,才能使自己的精神层次有所提升,看出我们内心的后台后面还有后台,我们要不?#31995;?#28145;入它。像奥古斯丁讲的“人心是一个无底深渊?#20445;?#20320;在这样一个深入自身心灵的过程中是触不到底、没有尽头的。那么在这里我们就可以对“我是谁?”这个问题做出一个反思性的回答。

          

        “我是谁?”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我就是那个“谁”。“我是谁?”本?#35789;?#19968;个疑问句,现在我们可以把它变成一个?#29575;?#21477;:“我就是谁。”我就是那个对“谁”的追问。我不是任何“东西?#20445;?#25105;是一个问题。任?#25105;?#20010;独立的人、任?#25105;?#20010;有人格的人都不是一个“东西?#20445;?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邓晓芒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自我意识   忏悔精神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6311915.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6311915.com/data/114818.html
        文章来源:哲学人 公众号

        3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25351;簟?/p>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30343;?#29992;,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特码生肖表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正版现金棋牌 波西亚时光能复婚吗 夢幻邂逅客服 江西快三开奖 欢乐升级手游怎么玩? 女校足球队游戏 什么影响比特币价格 王力宏非常幸运剧照 如何观察幸运飞艇走势图 热血传奇百区极品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