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秦晖"占房"运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55 次 更新时间2019-02-08 20:20:15

        进入专题 左派   右派   南非  

        秦晖 (进入专栏)  


        欧洲南非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与北高丽古巴的比较


        自从查韦斯走上反美道路以来他与长期遭受美国制裁的古巴关系就越来越热


        特别是2005年查韦斯打出21世纪社会主义旗号后委美关系之坏与委古关系之好几乎?#21490;?#27604;发展查韦斯去世前几年委内瑞拉向古巴援助大量石油古巴则向委内瑞拉派医疗?#21491;?#20026;回报查韦斯患病后曾在古巴长期住院治疗双方为对付美国而抱团取暖互称同志西方也把他们看成一回事


        查韦斯与北高丽虽然因距离远力量弱而很难有实质性的互助但意识形态?#36335;?#20063;很类似


        但是如果看看这两种极左?#31508;导?#23601;会发现两者不仅差异很大而且很大程度上几乎相反


        查韦斯需要依靠穷人的选票依靠穷人的支持?#20174;?#20184;反对派的挑战所?#36816;?#19981;仅给穷人提供福利而且给他们极大的自由对贫民的迁徙移居很少?#38469;?#19981;仅放任他们在空地实际上是国有土地上私搭?#21307;保?#32780;且?#36816;?#20204;在私地私宅的擅占行为只要不引发?#29616;?#20914;突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实际上予以鼓励于是城里充满?#20284;?#27665;窟而且治安变得很糟糕


        但北高丽古巴类型的极左?#27604;?#24688;恰相反在那里统治者并不需要谁的自由选票他们是穷人的主人而绝非穷人的公仆?#20445;?#23545;穷?#26031;?#26463;极严这类国家也不存在?#35009;?#21453;对派他们不需要为对付反对派而讨好穷人而大城市尤其首?#38469;?#20182;们的脸面必须非常光鲜引车卖浆者流蓬门荜户有碍观瞻那是必须赶走的


        北高丽不仅农民?#22351;?#38543;意进城就是城里人也必须千挑万选首都?#29992;?#19981;仅政治上要纯洁可靠阶级敌人与政治不可靠者如果饶你不死也要流放出去流?#20284;?#35752;?#27604;?#35201;抓起来就连五官不正四肢残缺影响帝都形象的残疾人士乃至低颜值人士也不能在首都出现


        首都?#29992;?#21363;便营养不?#27982;?#40644;肌瘦却必须是五官端正仪表堂堂就连街头引导交通的女孩也?#38469;?#24180;轻貌美的警花乡下?#24605;?#20415;饿死未经特许也不能进城谋生所以国家?#35789;?#24120;有饥荒城里却见?#22351;?#36139;民窟?#20445;?#36890;衢大道上?#38469;?#39640;大?#31995;?#24314;筑古巴虽然开明许多城市户口管得没那么死但体制性城市景观也是大体上类似的


        北高丽的漂亮女交警


        这种严厉的管束或许会造成古拉格狱遍地冤假错案盛行但民间的治安管理却很?#34892;?#26222;通刑?#36335;?#32618;率往往?#31995;汀?#33609;民或许很怕官家却通常不必担心街头的?#23433;?#23495;正如如果忽?#24433;?#26031;维辛本身的罪恶那么在奥斯维辛式的管理下犹太人的犯罪率一定等于零


        于是平瓤和加拉加斯相比简?#31508;?#20004;个世界同处拉美的哈瓦那和加拉加斯相比也是差异鲜明倒是一些通常被认为极右的体制例如种族隔离时代的白人南非城市有着与平瓤类似的社会景观至于比白人南非更甚的例子这里就先不说了


        那么究竟?#35009;词恰?#26497;左?#20445;裁词恰?#26497;右呢


        我们这里人们常常认为左派更倾向于?#23637;?#31351;人而右派则往往为富人说话但是在选举政治中不管哪一派如果想出头他们能不要穷人的选票吗特别是如果这个社会并非橄榄型中产社会?#20445;?#32780;是穷人占多数的金字塔型社会?#20445;?#30001;于我后面要讲的原因拉美是世界上这类社会的典型没有穷人的选票你根本就一事无成


        但穷人不仅需要福利他们也要自由严格地讲他们首先要的就是自由尤其在居住问题上?#20063;?#27490;一次地讲过这个显而易见却往往被故意回避的逻辑常识穷人只有先有了不被赶走的自由他们才能进一步要求福利房


        在一个能够随意驱逐穷人的体制下如果你看到一座美轮美奂的巴洛克式城?#23567;保?#37027;么请你相信这不是因为没有贫民而是因为不许贫民有窟?#20445;?#19981;是因为穷人都住上了福利房而是因为他们作为滴端壬口不为城市所容如果这里有国家分配的住宅那么它肯定不是用来?#23637;?#31351;人的而是自上而下按特权等级赏赐的浩荡?#35782;?


        居住问题?#31995;ġ?#27431;橘为?#20303;?/strong>


        这种做法其实不是任何左派的制度而是例如在法国是路易十四时代就有欧斯曼时代更甚的东西


        而拉?#26639;?#22269;除了圣人治国的古巴等少数例外今天不管是否规范的三权?#33267;?#33267;少都还是实行选举政治这种政治下无论左右?#34987;?#26159;极左?#20445;?#37117;不可能这么干


        通常为了争取穷人的选票右派主要向穷人许诺自由左派主要向穷人许诺福利但是正如右派不可能完全不讲福利一样左派也不可能回避自由而且他们往往只能在承认迁徙自由的前提下讲福利


        但自由和福利都不可能没有边界一般而言在实行有市场的经济未必是自由市场经济?#20445;?#26102;自由的界限就是不能侵犯他人的私域而福利的界限是不能中断社会投资


        所以通常的情况是右派对城里经过交易的低标准廉租私屋是完全承?#31995;模?#23545;穷人在无主空地上形成贫民窟也是可?#38405;系ġ比?#22312;现代产权社会尤其在城市周边不可能有?#35009;?#30495;正无主的空地所谓的空地基本上?#38469;恰?#20844;地或国有土地而公地的处置要受到公论影响


        拉丁美洲的一个特点就是绝大多数国家无论左派还是右派执政公论即自由舆论一般?#32426;?#24773;于穷人政府向穷人动粗要取得公论的支?#36136;?#20998;困?#36873;?#25152;以对穷人在同情之下擅占公地只要不是重要的建成区或关键的规划区右派往往默认既成事实而左派则往往更是推波助澜使事实得以既成


        右派的底线只是不能擅占私地私宅而这?#22351;?#36890;常左派也不会公然反对道理很明显穷人也有私地私宅哪怕只是一个窝棚如果可以任意侵?#31119;?#31351;人就会比富人更容易被赶走被赶走的后果也会更惨所以在选举政治中为了穷人的选票左派也不会支持随意侵犯私宅尤其不会支持政府随意拆房赶人


        特别是在住的私宅包括自有的棚屋和只有使用权的租屋连极左派也是不会赞成政府未经同意就拆房赶人的他们甚至常常站在反对政府强制拆迁的第一线


        对于富人的豪宅左派可能很反感但他们通常也只是主张通过包括房产税和居住保障在内的征税-福利制度来调节分配而不会主张直接对存量私房进行劫富济贫?#27604;?#22914;果不搞选举政治而是?#22885;?#19978;打天下?#20445;?#23601;另?#21271;?#35770;了


        但是如果不是在住而是空置的废弃的私地私宅呢在不少左派特别是极左派看来似乎还是可以被占的因为穷人一般不会?#23567;?#31354;置的私地私宅


        说起来这种现象其实起?#20174;?#27431;洲


        在现代福利国家的亲贫潮流中一些国家的左派立法?#26412;治?#20445;护欠租贫困租户免遭房东随意驱逐曾出台比较复杂的法律程序要求房主对无产权但已入住一段时间的房客不能像对?#35789;保?#19968;般规定为一至数日内入侵者那样报警赶走而必须进行证明自己产权及对方违约擅住的诉讼胜诉后对方仍不走才能依程序申请?#26412;?#20986;手强制执行于是一些更左的NGO便借?#31246;?#21161;无家可归者进行占领空房行动如果不在房主错过规定的?#35789;北?#35686;时间占房者就俨然成了违约无约租户?#20445;?#35201;赶走他们就变得很麻?#22330;?#19968;些富人或有?#22764;?#24515;者对价值不高的空房也就放弃了


        2007年笔者曾经在意大利一些左派NGO帮助下?#30142;?#36807;罗马城里几个这类案例


        这样的做法?#27604;?#24456;有争议欧洲的右派是反对这样做的因此这些地方会?#23567;?#36139;民窟侵犯产权的指责但无论如何在欧洲一方面高税收高福利体制下贫富?#21482;?#19981;大拥有空房长期不住被占了?#20849;?#33021;及时发现发现了也懒得为此打官司的富豪很少另一方面无家可归又不满于常规济贫措施者也不多所以这种规则影响并不大但今后如果欧洲移民危机?#29616;أ?#36825;个问题?#31995;?#20105;论也可能会凸显起来这是另话了


        然而在一些贫富?#21482;现ء?#26080;房贫民众多的国家这种规则会导致大规模的社会变化南非与委内瑞拉就是我所知道的两个典型


        在罗马的?#24739;u?#34987;占空屋中


        南非现象占房不被逐慢慢打官司


        南非在长期种族隔离制度?#22351;?#25918;开后原来高大?#31995;?#30333;人主城区很快变成了黑?#20284;?#27665;区这并不是民主化后的非国大政府发动了?#35009;?#38761;命原来白人政府在白人内部实行高福利政策就有上述欧洲式的做法只是在种族隔离时期不适用于黑人而?#36873;?


        现在种族隔离取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秦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左派   右派   南非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6311915.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6311915.com/data/115000.html
        文章来源秦川雁塔 公众号

        4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١?#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38454;?#36733;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20302;?/a>
        Ф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