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秦晖:"占房"运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49 次 更新时间:2019-02-08 20:20:15

        进入专题: 左派   右派   南非  

        秦晖 (进入专栏)  


        ——欧洲、南非、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与“北高丽”、古巴的比较

          

           自从查韦斯走上“反美”道路以来,他与长期遭受美国制裁的古巴关系就越来越热。

          

           特别是2005年查韦斯打出“21世纪社会主义”旗号后,委美关系之坏与委古关系之好几乎?#21490;?#27604;发展。查韦斯去世前几年,委内瑞拉向古巴援助大量石油,古巴则向委内瑞拉派医疗?#21491;?#20026;回报。查韦斯患病后曾在古巴长期住院治疗。双方为对付美国而抱团取暖,互称同志,西方也把他们看成一回事。

          

           查韦斯与“北高丽”虽然因距离远、力量弱而很难有实质性的互助,但“意识形态”?#36335;?#20063;很类似。

          

           但是如果看看这两种“极左?#31508;导?#23601;会发现两者不仅差异很大,而且很大程度上几乎相反。

          

           查韦斯需要依靠穷人的选票,依靠穷人的支持?#20174;?#20184;反对派的挑战,所?#36816;?#19981;仅给穷人提供福利,而且给他们极大的“自由”。对贫民的迁徙、移居很少?#38469;?#19981;仅放任他们在“空地”——实际上是国有土地上“私搭?#21307;ā保?#32780;且?#36816;?#20204;在私地、私宅的“擅占”行为,只要不引发?#29616;?#20914;突,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实际上予以鼓励。于是城里充满?#20284;?#27665;窟,而且治安变得很糟糕。

          

           但“北高丽”、古巴类型的“极左?#27604;?#24688;恰相反。在那里统治者并不需要谁的自由选票,他们是穷人的主人而绝非穷人的“公仆?#20445;?#23545;穷?#26031;?#26463;极严。这类国家也不存在?#35009;?#21453;对派,他们不需要为对付反对派而讨好穷人。而大城市,尤其首?#38469;?#20182;们的脸面,必须非常光鲜。引车卖浆者流蓬门荜户有碍观瞻,那是必须赶走的。

          

           “北高丽”不仅农民?#22351;?#38543;意进城,就是城里人也必须千挑万选。首都?#29992;?#19981;仅政治上要“纯洁”可靠,“阶级敌人”与政治不可靠者如果饶你不死,也要流放出去。流?#20284;?#35752;?#27604;?#35201;抓起来,就连五官不正四肢残缺影响帝都形象的残疾人士乃至低颜值人士,也不能在首都出现。

          

           首都?#29992;?#21363;便营养不?#27982;?#40644;肌瘦,却必须是五官端正仪表堂堂,就连街头引导交通的女孩,也?#38469;?#24180;轻貌美的“警花”。乡下?#24605;?#20415;饿死,未经特许也不能进城谋生。所以国家?#35789;?#24120;有饥荒,城里却见?#22351;健?#36139;民窟?#20445;?#36890;衢大道上?#38469;?#39640;大?#31995;?#24314;筑。古巴虽然开明许多,“城市户口”管得没那么死,但体制性城市景观也是大体上类似的。

          

        “北高丽”的漂亮女交警

          

           这种严厉的管束或许会造成古拉格狱遍地,冤假错案盛行,但民间的治安管理却很?#34892;В?#26222;通刑?#36335;?#32618;率往往?#31995;汀?#33609;民或许很怕官家,却通常不必担心街头的?#23433;?#23495;”。正如如果忽?#24433;?#26031;维辛本身的罪恶,那么在奥斯维辛式的管理下犹太人的犯罪率一定等于零。

          

           于是平瓤和加拉加斯相比,简?#31508;?#20004;个世界。同处拉美的哈瓦那和加拉加斯相比,也是差异鲜明。倒是一些通常被认为“极右”的体制,例如种族隔离时代的白人南非城市,有着与平瓤类似的社会景观。至于比白人南非更甚的例子,这里就先不说了。

          

           那么究竟?#35009;词恰?#26497;左?#20445;裁词恰?#26497;右”呢?

          

           我们这里人们常常认为,“左派”更倾向于?#23637;?#31351;人,而“右派”则往往“为富人说话”。但是在选举政治中,不管哪一派如果想出头,他们能不要穷人的选票吗?特别是如果这个社会并非“橄榄型中产社会?#20445;?#32780;是穷人占多数的“金字塔型社会?#20445;?#30001;于我后面要讲的原因,拉美是世界上这类社会的典型),没有穷人的选票你根本就一事无成。

          

           但穷人不仅需要福利,他们也要自由。严格地讲,他们首先要的就是自由。尤其在居住问题上,?#20063;?#27490;一次地讲过这个显而易见、却往往被故意回避的逻辑常识:穷人只有先有了不被赶走的自由,他们才能进一步要求福利房。

          

           在一个能够随意驱逐穷人的体制下,如果你看到一座美轮美奂的“巴洛克式城?#23567;保?#37027;么请你相信,这不是因为没有贫民,而是因为“不许贫民有窟?#20445;?#19981;是因为穷人都住上了福利房,而是因为他们作为“滴端壬口”不为城市所容。如果这里有国家分配的住宅,那么它肯定不是用来?#23637;?#31351;人的,而是自上而下按特权等级赏赐的浩荡?#35782;鰲?

          

        居住问题?#31995;摹?#27431;橘为?#20303;?/strong>


           这种做法其实不是任何“左派”的制度,而是——例如在法国,是路易十四时代就有,欧斯曼时代更甚的东西。

          

           而拉?#26639;?#22269;除了“圣人治国”的古巴等少数例外,今天不管是否规范的三权?#33267;ⅲ?#33267;少都还是实行选举政治。这种政治下无论“左、右?#34987;?#26159;“极左?#20445;?#37117;不可能这么干。

          

           通常为了争取穷人的选票,“右派”主要向穷人许诺自由,“左派”主要向穷人许诺福利。但是正如“右派”不可能完全不讲福利一样,“左派”也不可能回避自由,而且他们往往只能在承认迁徙自由的前提下讲福利。

          

           但自由和福利都不可能没有边界。一般而言,在实行有市场的经济(未必是“自由市场经济?#20445;?#26102;,自由的界限就是不能侵犯他人的私域,而福利的界限是不能中断社会投资。

          

           所以通常的情况是:“右派”对城里经过交易的低标准廉租私屋是完全承?#31995;模?#23545;穷人在“无主空地”上形成贫民窟也是可?#38405;系摹比?#22312;现代产权社会,尤其在城市周边不可能有?#35009;?#30495;正“无主”的空地,所谓的空地,基本上?#38469;恰?#20844;地”或国有土地,而“公地”的处置要受到“公论”影响。

          

           拉丁美洲的一个特点,就是绝大多数国家无论左派还是右派执政,“公论”即自由舆论一般?#32426;?#24773;于穷人,政府向穷人动粗要取得“公论”的支?#36136;?#20998;困?#36873;?#25152;以对穷人在同情之下“擅占”公地,只要不是重要的建成区或关键的规划区,“右派”往往默认既成事实。而“左派”则往往更是推波助澜、使事实得以既成。

          

           右派的底线只是不能“擅占”私地私宅。而这?#22351;悖?#36890;常“左派”也不会公然反对——道理很明显:穷人也有私地私宅,哪怕只是一个窝棚,如果可以任意侵?#31119;?#31351;人就会比富人更容易被赶走,被赶走的后果也会更惨。所以在选举政治中,为了穷人的选票,左派也不会支持随意侵犯私宅,尤其不会支持政府随意拆房赶人。

          

           特别是在住的私宅,包括自有的棚屋和只有使用权的租屋,连极左派也是不会赞成政府未经同意就拆房赶人的——他们甚至常常站在反对政府强制拆迁的第一线。

          

           对于富人的豪宅,左派可能很反感,但他们通常也只是主张通过包括房产税和居住保障在内的征税-福利制度来调节分配,而不会主张直接对存量私房进行“劫富济贫”——?#27604;?#22914;果不搞选举政治而是?#22885;?#19978;打天下?#20445;?#23601;另?#21271;?#35770;了。

          

           但是,如果不是在住,而是“空置的”、“废弃的”私地私宅呢?在不少左派特别是极左派看来似乎还是可以被占的——因为穷人一般不会?#23567;?#31354;置的”私地私宅。

          

           说起来,这种现象其实起?#20174;?#27431;洲。

          

           在现代福利国家的亲贫潮流中,一些国家的左派立法?#26412;治?#20445;护欠租贫困租户免遭房东随意驱逐,曾出台比较复杂的法律程序,要求房主对无产权但已入住一段时间的房客不能像对?#35789;保?#19968;般规定为一至数日内)入侵者那样报警赶走,而必须进行证明自己产权及对方违约擅住的诉讼,胜诉后对方仍不走,才能依程序申请?#26412;?#20986;手强制执行。于是一些更左的NGO便借?#31246;?#21161;无家可归者进行“占领空房”行动,如果“不在房主”错过规定的?#35789;北?#35686;时间,占房者就俨然成了“违约(无约)租户?#20445;?#35201;赶走他们就变得很麻?#22330;?#19968;些富人或有?#22764;?#24515;者对价值不高的空房也就放弃了。

          

           2007年,笔者曾经在意大利一些左派NGO帮助下,?#30142;?#36807;罗马城里几个这类案例。

          

           这样的做法?#27604;?#24456;有争议,欧洲的右派是反对这样做的。因此这些地方会?#23567;?#36139;民窟侵犯产权”的指责。但无论如何,在欧洲,一方面高税收高福利体制下贫富?#21482;?#19981;大,拥有空房长期不住、被占了?#20849;?#33021;及时发现,发现了也懒得为此打官司的富豪很少,另一方面无家可归又不满于常规济贫措施者也不多,所以这种规则影响并不大——但今后如果欧洲移民危机?#29616;兀?#36825;个问题?#31995;?#20105;论也可能会凸显起来,这是另话了。

          

           然而在一些贫富?#21482;现亍?#26080;房贫民众多的国家,这种规则会导致大规模的社会变化。南非与委内瑞拉就是我所知道的两个典型。

          

        在罗马的?#24739;搖?#34987;占空屋”中

          

        南非现象:“占房不被逐,慢慢打官司”


           南非在长期种族隔离制度?#22351;?#25918;开后,原来高大?#31995;?#30333;人主城区很快变成了黑?#20284;?#27665;区。这并不是民主化后的非国大政府发动了?#35009;?#38761;命。原来白人政府在白人内部实行高福利政策,就有上述欧洲式的做法,只是在种族隔离时期不适用于黑人而?#36873;?

          

        现在种族隔离取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秦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左派   右派   南非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6311915.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6311915.com/data/115000.html
        文章来源:秦川雁塔 公众号

        4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38454;?#36733;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20302;?/a>
        特码生肖表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穿越火线电视剧全集 竟彩网主页 钓鱼岛网络捕鱼平台 双色球 华东联网15选5走势图浙江风 梦工厂动画片的前十名 天天飞车刷钻石辅助器 美因茨对霍芬海 五子棋最高段位 北京pk10开奖记录排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