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陈世丹 张红岩:《但以理书》:暴露国家政治暴力的创伤叙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3 次 更新时间:2019-02-20 00:11:58

        进入专题: 但以理书   政治暴力   创伤叙事  

        陈世丹   张红岩  

           内容提要:精神创伤是灾难性事件在心理过程中产生?#20013;?#21644;深远影响甚至精神失常而导致的心理伤害。受害人由于不知道精神创伤的根源而永远无法走出创伤的影响。类似弗洛伊德帮助病人把创伤性经历从无意识转入意识,理解其成因和蕴含,从而治愈精神创伤的“谈话治疗?#20445;?#20316;?#20197;?#25991;学作品中用创伤叙事使受创伤者重现过去的创伤情景,将创伤与历史记忆联系起来,找到创伤的根源,从而医治他们的创伤。美国后现代主义作家多克特罗在其历史小说《但以理书》(1971)中,从政治左翼的视角,用创伤叙事重构了50年代但以理的父母被国家以叛国罪电刑处死的悲剧及其给后代留下的精神创伤,暴露创伤的根?#35789;?#32654;国联邦政府违反民主制度的政治暴力,表达了政治左翼的思想主张:参与意识形态的重构,改变美国权力机构的形象。

           关 键 词:多克特罗  《但以理书》  政治暴力  精神创伤  创伤叙事  E.L.Doctorow  The Book of Daniel  political violence  psychological trauma  trauma narrative

          

           E.L.多克?#26032;?E.L.Doctorow,1931-2015)是一位重要的美国后现代左翼作家。他在小说创作中以绘声绘色的文字、高超的?#35760;桑?#21464;化无穷的形式、布局和格调进行哲学?#25945;郑?#34920;现后现代政治左翼的价值观,解构和再造美国文化的神话。2015年7?#38706;?#20811;特罗去世时,美国总统奥巴马称赞多克特罗是美国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在其20世纪70年代初创作的历史小说《但以理书》(The Book of Daniel,1971)中,多克特罗从政治左翼的视角,以正在参加60年代变化不定的政治斗争的但以理为主人公兼主要叙述者,用创伤叙事讲述了20世纪50年代“冷战时期”但以理的父母被国家以间谍罪处死的历史悲剧及其给后代留下的严重的精神创伤。类似弗洛伊德帮助病人使潜意识中的创伤经历回到意识中来,让病人意识到病源,从而治好精神创伤的“谈话治疗?#20445;?#20316;?#20197;?#25991;学作品中用创伤叙事使受创伤者重现过去的创伤情景,将创伤与历史记忆联系起来,找到创伤的根?#35789;?#22269;家违反民主制度的政治暴力,同时提出了参与意识形态和美国权力机构形象重构的左翼思想主张。

          

        一、历史与虚构结合

          

           精神创伤是灾难性事件导致的、在心理过程中造成?#20013;?#21644;深远影响甚至导致精神失常的心理伤害,它使受害人“永远沉迷于回忆之中”(Freud 217),无法走出创伤的影响。弗洛伊德用“谈话治疗”方法医治精神创伤,即通过与病人谈话“?#20849;?#32773;把含有症状意义的潜意识历程引入意识”(Freud 220),让病人意识到病因。卡鲁斯指出经受精神创伤的个体医治精神创伤需要经历的三个过程:一、回到该事件之中,并设法将各种碎片整合起来以获得对于该事件的理解;二、尽管创伤的个体在现时对世界的理解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他仍将其创伤经历糅?#31995;?#29616;时他对世界的理解之中;三、用一种叙事语言将该创伤经历叙述出来(Caruth 137),从而找到创伤的根源。小说家用创伤叙事描述创伤事件或经历,找到创伤的根源,帮助人们走出精神创伤。在后现代主义小说中,创伤和叙事成为相互依赖的术语。后现代创伤叙事解构现实主义线性叙事风格,表现时间性的中断,记忆通过对过去的延宕来区分它所包含的内容。在小说《但以理书》中,多克特罗通过一个叙事性的自我来讲述一个连续不断的创伤故事,故事由过去经验与当前环境、历史与虚构结合而成,表现最终走出创伤的叙述者但以理对未来的期盼。

           小说《但以理书》中的主人公兼叙述者但以理,被他未曾目击的事件——父母被国家以叛国罪电刑处死,更宽泛地讲,被他自己错过的感知所纠缠。这一错过的感知时刻在创伤叙事中反复出现,造成目击过去事件的可能性。多克特罗小说中的创伤叙事将一系列有关叛国罪以及国民与法律之间关系的问题与一系列有关未被目击的事件和精神创伤继?#24418;?#39064;结合在一起,再现艾萨克逊夫妇遭受国家政治暴力迫害的创伤事件。在《但以理书》中,美国国家的创建作为一种被主人公反?#21019;?#32622;的重复而发生,同时作为一种主人公无法与自己个人暴力充分区分的暴力。小说以?#28798;?#35201;场景——艾萨克逊夫妇被国家以叛国罪电刑处死——的思考,来抵制现代主义用单一的、固定不变的逻辑、公式以及普适的规律来说明和统治世界的原则,主张“有可能、有必要打破传?#24120;?#24320;?#23478;?#31181;新的生活和思维方式”(Lyotard 1613)。在思考主要场景的逻辑中,一切都以不确定的再现开始。

           小说《但以理书》的创伤叙事不时地被突出的、挑战感知的场景描写所打断,也不时地被主人公目击重要事件的场景描写所打断。还很年幼的但以理在他家前门廊玩耍时,碰巧目睹了一场事?#21490;?#29983;:一位?#33267;?#26434;货袋的妇女被一辆失控而滑上人行道的小汽车撞死。但以理走过大街看到:破碎的玻璃片、牛奶与那位妇女的血混合在一起(101)。这一大概真实同时又像虚幻的场景,似乎是但以理所错置的家庭创伤的?#25345;中?#24335;。以其不够具体化看,这一场景可能是但以理在事件发生多年后重构的回忆。这种非具体化的场景表明,多克特罗的主要场景描写并不要求读者在回忆和虚构之间做出选择。

           类似于弗洛伊德的临床病人案例,病人叙述的主要场景是幻想的还是真实的并非十分重要,对于多克特罗小说中的主要场景思考而言,至关重要的是但以理作为一个刺探隐秘者—— 一个对不确定事件过量投入的目击者的身份。《但以理书》中?#28798;?#35201;事件的思?#21363;?#22312;一种确定的文学性,即历史的文学性。这是因为批评的主体绝对不可能接触到一个所谓全面而真实的历史或他在生活中不可能体验到历史的连贯性。历史不是铁板一块,而是充满需要阐释的空白点(Wang 185)。一方面,当主要场景发生时,但以理还是个孩子。他告诉我们:他的父母“做爱时并?#21019;中?#22823;意到能让我看见他们性交的程度,但无论如何我认为我看见了”(41)。然而,更引人注意的是小说?#30001;?#20102;这一逻辑,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理解但以理与其行为或情景建构之间的关系。作为目击者和刺探隐秘者,但以理是一个历史场景的局外人。

           创伤?#35753;?#26377;现在时,也没有特定的过去区域。因?#32781;?#21019;造关联并制造意义,最后查出创伤根源的叙事,不一定是虚假而不可信的。但它毕竟是一?#20013;?#29702;?#27835;?#36807;程的人工制品。弗洛伊德在其后期作品?#26007;治?#20013;的建构》中承认,“始自?#27835;?#32773;建构的小路应该在患者的回忆中结束;但它并不总是引向很远的地方。相当经常的情况是,我们不能成功地使患者回忆被压抑的东西。既然这样,如果?#27835;?#19981;能正确进行,我们就使患者确定地深信建构的真实,这种建构会像再体验的回忆那样取得同样的治疗结果”(Freud 265—66)。在多克特罗小说的结?#29627;?#20294;以理去西海岸调查与父母冤案有关的历史真实。他在迪斯尼乐园——奇妙的幻境里,会见了出卖他父母的朋友塞利格·敏迪?#30149;?#27491;是在这一充满奇妙幻想的语境下,但以理建构了另一对夫妇的理论:艾萨克逊夫妇代替另一对是真正间谍的也有两个小孩儿的夫妇,被以间谍罪处死。但以理可能知道有另一对夫妇:莫里斯和洛?#21462;?#31185;恩,有两个小孩儿的美国共产党员夫妇,他们在罗森堡夫妇被捕时消失了。这“另一对夫?#23613;?#20063;许是,也许不是弗洛伊德所称的错觉中“历史真实的碎片”(Freud 267—68)。但这里更有启迪作用的是但以理的理论基础,就是说,还有另一个他不能目击的场景:“当塞利格·敏迪什被叫到证人席时,妈妈在椅?#30001;?#22352;起来,双臂交叉放在胸前,抬起头。……在他说出要将他们送入坟墓的话之前,他转过身来,……注视她的目光片刻……她很惊讶,在他的目光中读出的不是一个叛徒的信息”(295—96)。在这一场景中,但以理看见的只能是所谓“看见”的,因为母亲成为他叙事中的一个人物,这是一个历史与虚构结合的场景。小说中的主要场景始终与多克特罗作为作家的叙述连接在一起。

           小说《但以理书》以牛奶和鲜血、匹克斯基尔的骚乱、法庭戏剧和电刑处死等事件来支持但以理不可能目击的父母被国家以叛国罪电刑处死的场景。《但以理书》并未要求我们判断这些回忆是否真实,而是要求我们接受小说与历史并非是完全可以区分的叙事话语这种后现代假设。小说的叙事表明,关于死刑场景的真正目击者的叙述不会比但以理自己的不可能的回忆或多克特罗的虚构的叙述较少受到幻想的阻碍。也就是说,《但以理书》致力于回到电刑处死的场景,并非表现“一个在记忆中重现或反照、反作用的过程?#20445;?#32780;是表现一个“?#27835;觶?#22238;忆”的过程(Lyotard 1615),从而将过去的不确定的创伤事件叙述出来。

          

        二、揭示国家的暴力父权


           20世纪60年代女?#28798;?#20041;与新左翼政治之间的关系是不融洽的。在“莫宁塞德高地包围”(学生接管了哥伦比亚大学,这一幕出现在《但以理书》的结尾)期间,激进的女性抗议者们被与她们同等的?#34892;浴?#20998;派”承担家务管理的责任。斯托克利·卡米歇尔告诉女?#28798;?#20041;者们“在大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中,女性的唯一地位就是俯卧”(Gatlin 86—87)。在60年代,特别是由于男子反对越战激进主义的?#20284;穡?#23545;卷入政治的女性的关心至少说是处于次要地位。并非偶然的是,多克特罗1971年出版的《但以理书》就是在目睹20世纪妇女运动发展的同一时期创作和出版的,也表现出对妇女解放的可能性及其与身份联系的关心。在多克特罗的小?#36947;錚?#24615;是一种隐喻,它仅仅意味着它被用来最明显表示的其他东西。但以理的历史与他对妻子的性虐待之间存在着意义复杂的关系。苏珊的话“他们还在强暴我们(fucking us)”(19),听上去像那个时代的俚语,但对小说叙?#38706;?#35328;是十分重要的。但以理对妻子的性暴力隐喻地表现?#28798;?#35201;场景(国家对无?#27982;?#20247;的政治暴力)的思考,它使多克特罗的创伤叙事文本达到了很大程度的饱和。

           但以理在幼年因父母被国家政治暴力处死而失去了儿童应有的父爱和母爱,这是一种生活的极端形式,他不能?#35270;?#21644;接受这种生活。因?#32781;?#20294;以理对性暴力的强烈爱好可以解读为对其早期不能?#35270;?#36825;种生活的逆转。但以理对妻子的性虐待可能是一种欲通过暴力来克服他自己作为主要场景局限对象(或服从主要场景)的地位。弗洛伊德将?#34892;?#21463;治疗者与?#26223;?#30340;国家做了类比:一个?#34892;浴?#21463;治疗者的幻想与一个伟大而?#26223;?#30340;国家用以掩盖其初期的渺小和失败的传说一致”(Freud 20)。小说中,但以理对妻子的性暴力等同于父权的作用,它象征着国家的暴力父权。国家必须击败崛起的革命或“强暴母亲者”。但以理是这样描写美国的第一个“红色恐怖”的:

           就在国?#19990;投?#33410;前在纽?#21152;?#23616;里发?#33267;?6颗炸弹。这些炸弹是寄送给美国生活中的著名人物的,包括?#24049;病?#27931;克?#35780;?#21644;司法部长米歇尔·帕默。时至今?#25214;?#19981;清楚,谁对这些炸弹负责——是红色恐怖分子,黑人无政府主义者,还是他们的敌人——但效果?#38469;?#19968;样。其他的炸弹在整个春季被突然抛出,破坏财产、杀害致残无辜的人民,整个国家都在惊慌地反对红色恐怖分子。人们担心像在俄罗斯那样,红色恐怖分子将要接管国家,将对每个人的母亲施以强暴。(34)

           可见,小说中但以理的性暴力隐喻绝非偶然,具有十?#25351;?#26434;的多元的象征意义,其中之一就是被用来隐喻国家的暴力父权。

          

        三、找到创伤事件的根源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但以理书   政治暴力   创伤叙事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6311915.com),?#25913;浚?a href="/data/search.php?lanmu=207">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外国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6311915.com/data/115139.html
        文章来源:《当代外国文学》 2017年03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25351;簟?/p>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特码生肖表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gtv网络棋牌值班 三国杀ol百度 猛龙过江女主角叫什么 广东新11选5开奖助手 快乐圣诞闯关 王中王论坛资料一肖中特 企鹅大冒险电子游戏 ag电子竞技俱乐部穿越火线 非常幸运百度百科 桑普多利亚vsac米兰比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