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张允若:农村劳役杂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83 次 更新时间:2019-02-22 14:06:04

        张允若 (进入专栏)  

          

           1957年那场空前浩劫之后,中共中央?#26434;凇?#21491;派”的处理有六条规定,其中最严重的是劳动教养,其次是监督劳动,再有便是留用察看、降职?#23548;?#20043;类,但是不管哪一类,都要下乡(少数在本单位)劳动,官方名之曰“劳动改造?#34180;?#36825;当然是一种托词,体力劳动本身能解决政治思想问题吗?能解决意识形态的分歧吗?显然不能。实际上这只是以劳动来惩罚、以劳役来治罪,并且企图通过这种惩罚迫使对方放弃原有的政治思想而?#36873;?#25152;以正确的说法,这应该叫做强制劳役。此举实在并不新鲜,它只是历朝历代专制统治者惩治异己的一种传统手段。

          

           我在中共上海?#24418;?#26426;关戴上“右”字桂冠后,曾被送农村服了四年劳役。有两年是在农业生产队里,有两年是在机关农场里,夹紧尾巴做人,遵命从事沉重的体力劳动,经受了一番别样的艰辛和苦楚。

          

           (一)

          

           1958年4月,我的结论敲定,自知去农村已是唯一的出?#32602;?#23601;开始做种种准备。书报衣物,能卖的卖,能丢的丢,只留下一床铺盖、一只破皮箱,随时准备卷铺盖走人。?#38477;?月,正式?#19979;貳?#30446;的地是上海西郊七宝镇以西约三里左右的吉家巷。同行的除了两个同样身份的难友外,还有几位同一机关里的干部,他们是下乡“劳动锻炼”的。?#31508;?#27491;在大办人民公社的高潮之中,下去不久就听?#21483;?#24067;说当地由七个高级农业合作社合并组成了一个大社,命名为“七一人民公社?#20445;?#21513;家巷本是个高级社,倂社后改称为新生生产队。我们被安排在一家农户多余的房间里住下,吃饭有公共食堂,?#31508;?#20840;体农户都已取消家庭伙食,大人小孩一律在食堂“张开肚皮吃饱饭”了。我们则?#21069;?#19968;定的标准上交粮票和伙食费,然后在食堂领取一份?#20849;恕?

          

           这一地带是?#35813;?#20316;物和蔬菜混合种植的地区,一方面要种粮食和经济作物,主要是水稻、棉花和油菜,基本解决自己的粮?#25176;?#27714;;一方面要种植各种各样的蔬菜瓜果,供应市场,取得现金收入,维持日常生活开支。?#31508;?#38431;里除了个别人在城镇企业当职工以外,没有其他人流动性地出外打工。社员的家庭副业和自留地都已取消,全村男女老少都在队里集体劳动,除了养猪场养鸡场的饲养员外,所有劳动力都纳入班组作业,实行军事化管理。每天听哨子号令统一出工和收工,每天在工分簿上记载劳动项目和工时,然后按劳动力等级换算成工分,到年终时根据工分数字再结算分红。

          

           1958年的夏天,大跃进热潮正在席卷全国城乡,江?#31995;?#21306;又正值“双枪?#20445;?#25250;收、抢种)时节,于是热上加热,赶季节、争先进,一片战斗景象。每天早晨哨?#21491;?#21561;,大家?#22270;?#24537;在村前空地上集合,队长分配任务后,就排着队伍下地,割稻的割稻、挑担的挑担,争先恐后,个个都像开足了马力的机器模样。为了在社队竞赛中争先,经常起早摸黑,挑灯夜战。俗话说是“两头黑?#34180;ⅰ?#20174;鸟叫做到鬼?#23567;保?#29978;至点着马灯加班。有几次乘着月色割稻到半夜,割得落穂满地也在所不顾,第二天还要照常出工。割完早稻接着就是晚稻插秧,日复一日,面朝水田背朝天,累得腰酸?#24809;次?#27861;站立。这对我们这些刚来的书生真是极大的考验。那几位“下放干部”累了可以停停歇歇,实际上他们三天两头就有这样那样的“公务?#34987;頡?#20250;议?#20445;?#31163;开生产队半天一天是常事;而我们几个“有罪在身”的人,就不能有丝毫的懈怠,必须夜以继日、一天不拉、?#27492;?#25340;活都得跟上。尽管社员们都很谅解,但是?#26434;行?#24608;,个别村干部的?#25104;?#23601;不好看了。

          

           众所周知,大跃进伴随着普遍的瞎指挥和浮夸风,我们这里也不例外。就说“双枪”完毕后的积肥运动吧。上级号召,为了明年的丰收,要大搞积肥运动,而且要天天上报积肥的“战果?#34180;?#20110;是,除了常规?#37027;?#30044;粪肥、河塘里的淤泥之外,还要多方寻找肥源。上面传话说,烟熏土有?#24066;В?#20110;是就发动大家去田边地头锄草、或者把草皮连土带泥成块挖起,然后垒成一堆点火焚烧,甚至组织青年?#25442;?#38431;日夜加班专?#27966;?#22303;,制作“烟熏土?#34180;?#19978;面又传话说,坟头泥极有?#24066;В?#20110;是连忙组织?#25442;?#38431;村里村外去扒坟,碰到大户?#24605;?#38754;积很大的祖坟就像发现了金矿一般,一窝蜂地围攻,把棺廓外的泥土全扒出来,堆在一旁,随意估算个数字上报,说是积?#24605;?#30334;担坟头泥肥。前面说的烟熏土肥也是这样估算一下就把数字上报了。

          

           ?#26434;?#22823;跃进中的浮夸虚假现象,正直的老农或村干部也不以为然,背后常有怨言。但是这样就犯了大忌。有个小队长对这些不良现象发?#24605;?#21477;牢骚,上?#20998;?#36947;了,很快就召开社员大会点名批?#23567;?#21202;令检讨,把他作为?#23433;?#30333;旗”的对象,整得灰溜溜的,后来还把职务撤了。我们几个“右”字号当然谨言慎行十?#20013;⌒模?#24635;算没有?#20801;?#20040;新的苦头。

          

           (二)

          

           “双枪”过后,同我们一起下来的“下放干部”?#21483;?#22238;机关去了,换了另一批来。而我们这些“右”字号,则成为这里的常住人口。我们的工作证已被收缴,虽然户口和工资关系还保留在原单位。常年干活,没?#34892;?#26399;日或节假日,每月可以请?#24405;倭教臁?#38543;着时间的推移,周围的社员逐步接纳了我们,觉得这几个年轻人并不是坏人,只是“犯了错误?#20445;?#31169;下还颇为同情。?#34892;?#31038;员遇到家务事还愿意同我们?#22616;浚?#25105;们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也能得到他们的照应。他们都?#24418;摇?#23567;张?#20445;?#35748;为我虽然偏瘦,但是“青皮硬骨?#20445;?#31215;极肯干,够得上一级男劳动力,每工能记10个工分。事实上我每次出工也?#38469;?#21516;青壮年在一起,和这些强劳动力干着同样的活。

          

           这里的农活,大致为栽种、田间管理、收割?#28903;?#20892;田建设四个大类。田间管理包括施肥、松土、除草、?#32972;?#31561;;蔬菜的品种多,田间管理更为复杂多样些。干农?#19968;睿?#38656;要一定的农业知识和操作技能,但最基本的还是靠体力。而最常用的体力活便是挑担,挑土、挑水、挑秧、挑稻、挑菜、挑粪,事事离不开一根扁担。从春到夏、从秋到冬,这根扁担总是如影随身的忠实伴侣。我大致上可以负重120到150斤,视距离长短而?#26434;?#21464;化。

          

           夏天挑担,头顶烈日,脚?#28909;?#22303;,几个来回就会汗流浃?#24120;?#34915;衫尽湿。但又不能脱去衣服赤膊上阵,不光是皮肤?#20849;?#36215;,肩膀也磨不起,所以总要穿结实一点的衣服才行。?#31508;?#25105;总是一件卡其布外套,一天下来,内外湿透,天天如此,所以干脆不换不洗了。几天之后,久而不闻其臭,外套背面?#20301;?#27867;?#20303;?#30828;如纸板,反到不粘糊了。一直穿?#25945;?#25285;活告一段落再抽时间换洗,作一次性保洁。

          

           冬天挑担,迎着寒风,脚踩?#24809;粒?#20960;个来回就浑身发热,寒意全消。但是,渐渐地汗水湿?#25913;?#34915;,味道就不好受了。这时还停歇不得,一停就冷,只好拼着命地连轴转。更糟糕的是,由于常年劳作,两个手掌十分?#26893;冢?#21152;上寒冷干燥,手掌和?#31181;?#22788;处开裂,十个?#31181;?#37117;会有横向?#30416;疲?#23601;像刀割的一样。有时还会渗血,接触到水分就刻?#25970;?#24515;地疼痛。?#31508;?#27809;有橡皮手?#23383;?#31867;的劳保用?#32602;?#26080;奈之下,只好在开裂的地?#25945;?#19978;胶布,但是满手胶布仍然无法解除疼痛,胶布赃了总要揭下来更换,这?#26412;?#26356;会痛得撕心裂肺了。

          

           最顶级的挑担活,要算是“浇泥浆”了。根据江?#31995;南?#24815;,每年冬春之交,在小麦出土之初,要从池塘或河浜里捻取稀薄带水的淤泥,铺开浇洒在麦地里,既为新苗保暖?#27835;?#20043;施肥,这就是“浇泥浆?#34180;?#27492;活有两个部分,一是驾着小船,用特制的捻泥网,从河底捻取淤泥。这种捻网是个巨大的网夹,主体是两根二三米长杯口般粗的毛竹,底部装着两个合在一起的簸箕状的网?#25285;?#25805;作时把竹竿和网兜伸向河底,夹取淤泥,然后连泥带水提起来放到船舱里。等装满一船后就用长柄木勺一勺勺地把泥浆抛到河岸?#31995;哪?#27974;池里。二?#21069;?#27877;浆池里的泥浆,装进粪桶,一担担地挑到麦田里,然后提起粪桶洒泼,要均匀?#34892;?#22320;洒泼在麦田的表面。

          

           这两步作业,既是力气活,又是?#38469;?#27963;,既要有大力气,又要善使巧劲。首先,用网捻泥,每一网的泥浆都有几十斤重,从河底拖上来放到船舱里,一拖一放,小船就会摇晃。既要多捻泥、又要保?#20013;?#33337;的平稳和安全,这?#25176;?#35201;巨大的臂力?#22270;记傘5笔?#27809;有防水的手套和衣裤、长靴,最多就是一双胶鞋。在凛冽的寒风中,两手冻得通红,两腿裤管结冰,内衣?#20174;?#27735;湿淋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其次,要把泥浆一担一担挑进麦田,每担泥浆总有一百四五十斤,洒泼时要负重弯腰作180度旋转,?#26434;?#19981;慎就会闪腰?#36865;取?#23454;际操作时通常两个人搭?#25285;?#19968;个在船上捻泥、一个在岸上浇泥浆,定时互换。这算是青壮年男子的顶级农活,我?#34892;也?#19982;了一个冬天,?#33756;?#32463;受了考验。

          

           冬春之交,水稻田里作为绿肥种植的红花草,开始伸枝展叶,随着天气转暖,红?#31995;?#33457;翠绿的叶便浓浓地连成一片。这时候需要及时翻耕,把红花草埋入土中,沤烂成肥。由于男劳力紧张,我又被调去跟着犁地和?#19994;亍?#29313;地时,既要让前进的耕牛听话,又要让手中的犁把深浅?#35782;齲?#22826;浅了就翻不起泥土,太深了就直往土里钻,弄不好整个犁都会断?#36873;0业?#26102;,耙子在高低不平的土块上碾压前进,双脚要始终在耙子上面站稳,最终要把脚下的田地耙细?#31227;健?#36825;既是?#38469;?#27963;,又是力气活,常常弄得手忙脚?#25671;?#28385;头大汗。最后我也终于学会了,能够顶上一级男劳力的岗了。

          

           就这样冬去夏来,我同几位难友在吉家巷劳动了一年有余。1959年10月,据说因为我们同农民相处太熟、不利于监管,于是被转到另外一个陌生的生产队去。不过三个月后,1960年2月,又被转移到上海市直机关办的奉贤农场去继续服役改造。

          

           (三)

          

           奉贤农场位于上海?#30563;?#30340;奉?#25302;兀?#28626;临东海,看来这是开发不久的地带,?#34892;?#29577;?#20303;?#32418;薯之类的作物,而更多的是连片的芦苇和?#23433;蕁?#20892;场有两排新建的平房,用作场部办公?#25671;?#23487;舍和食堂,另外还有仓库、猪栏等棚舍。场部受市直机关工委领导,原机关团委书记方某是场党委书记,他是我在原单位担任团支部书记时的老上级。全场不到一百人,分别来自各市级机关,既有我们这类“右”字号,也有下放干部。有一阵子?#20197;?#21333;位的?#25345;?#37096;书记王?#22330;?#21644;我同科室的朱?#22330;?#31821;某等人,也来这里短期“锻炼?#34180;?#29579;、籍二人个把月就走了。朱某在农场时间较长,担任过场内“右”字号的总管,主持过几次我们的学习会和批判会。所谓学习会主要是汇报“改造”心得,批判会主要是针对劳动中的不良现象进行批评。记得“右”字号中有位来?#20801;?#24635;工会的女士,三十多岁,大概是夫妻离异了吧,独自带了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在这里服劳役。这种处境本身就够可悲的了。谁知有一次收工时分,她见到夕阳下面一片枯萎的玉米杆,轻声说了句:“全都枯了?#34180;?#30001;于说的是上海话,竟然被人听作“全是骷髅?#20445;?#21578;密者报告上去以后,上头就专门组织了一场会议批判,说她出于阴暗心理,污蔑大好?#38382;啤?#24324;得她有口难辩,?#25945;?#22856;何!

          

        这里的劳动有三类,一类是养?#24120;?#20027;要是养猪;一类是种植,主要是为养殖提供饲料;一类是运输,为农场的基建运输水泥、黄沙等材?#31232;?#25105;先后参与过后面两类。时值冬?#28023;?#20892;活主要是采收玉?#20303;?#32418;薯之类,另外就是采集?#23433;菀安恕?#27809;有农活的冬令时节,人?#25970;?#22825;背个麻袋到四野去采挖可以喂猪的?#23433;菀安耍?#19968;天下来,少则几十斤、多则一百多斤。大家四处奔波寻觅,生怕采少了不好交账。但是比较起来,我做得更多、时间更长的还是运输劳动,也就是当装卸工或搬运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允若 的专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6311915.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6311915.com/data/11516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311915.com)。

        6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32602;?#22810;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32602;?#29256;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32602;?#22343;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特码生肖表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北京pk数据怎么导出 极速时时九码 彩票推荐买号 秒速时时彩预测算法 新疆时时三基本走势 重庆时时全国门店 新时时彩走势图 天津时时结果表龙虎 河北时时一定牛推荐号 22选5最近3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