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张维迎:从创新的不确定性看产业政策面临的挑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64 次 更新时间:2019-02-28 00:28:19

        进入专题: 创新   产业政策  

        张维迎 (进入专栏)  

           【题记】2019年2月23日,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澎湃新闻一起主办的“2019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热点前瞻沙龙第二期:产业政策的制定与治理创新”在?#26412;?#20030;行。

           本文为?#26412;?#22823;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张维迎的发言。

          

           我讲的题目是“从创新的不确定性看产业政策面临的挑战”。首先声明一点,我讲的产业政策有严格的定义,就是指对产业和企业的歧视性、差别性对待,任何普惠性的政策不能叫产业政策。另外,我今天讨论的产业政策,是指其目的在于提升?#38469;?#36827;步和推动创新的产业政策,政府宏观调控、稳定就业、收入再分配或者地区平衡发展?#30830;?#38754;的政策,不在我今天的讨论范围。

          

           产业政策的认识论误区

           说到产业政策,目前有个认识论误区,就是我们假定创新是可以预测的。当然不是假定所有人都有能力预测,否则也就不需产业政策了。但我们确?#23548;?#23450;,有一部分人特别聪明,?#28909;?#25919;府官员,专家学者,或企业家,他们知道?#38469;?#36827;步的前景、未?#20174;?#35813;发展什么产业,并且能就这样一个前景和产业蓝图达成共识。我们以为,基于这种共识的产业政策是科学的,因而是正确的、必要的。

           但这个假设根本不成立。要知道,聪明人?#19981;?#29359;大错误。举一个例子,爱迪生很聪明,既是伟大的发明家,更是杰出的企业家,但他曾犯过两个大的预测错误。第一个预测错误是,在所谓的“交直大战”中,他预测直流电会赢,交流电没有前途,甚至采取了一些被人不齿的下作手段诋毁交流电,但最后交流电还是赢了,连他自己的通用电力公司也从直流电转换到交流电。第二个预测错误是,在燃油车和电动车的竞争中,他赌电动车会赢,实际上他也错了,燃油车赢了,他在电动车上的投资血本无归。?#20197;?#30340;是,?#31508;?#30340;美国政府没有委托他制定产业政策。

           为什?#21019;?#26126;如爱迪生这样的人?#19981;?#39044;测失误?因为?#38469;?#36827;步和创新面临非常大的不确定性。不确定性来自创新的独一无二,就是这个世界之前没有的,没有概?#21490;?#24067;,没有平均值,没有?#35762;睿?#25152;以不可预测,只能是每个人自己做出决断。但是不同人的判断在事前没有办法证明谁对谁错,只有事后才能证明。

           创新有四个方面的不确定性:第一,?#38469;?#19978;的可行性是不确定的;第二,商业价值是不确定的;第三,创新的成败依赖于互补和竞争性的一些?#38469;酰?#36825;个前景也是不确定的;第四,体制和文化对于创新的态度也是不确定的。

          

           创新的不确定性

           让我对这四个方面的不确定性分别加以解释。

           第一,?#38469;?#21487;行性的不确定。一种创新在?#38469;?#19978;是否行得通,事前是不清楚的。举个例子,230多年前,英国企业家威尔金森提出用铁制造船,在那之前?#38469;?#26408;船。?#20154;?#37325;的东西能不能漂在水上?#24247;笔笔?#19981;知道的。所以,当他提出这个观点时,99.9%的人反对,他被认为得了“疯狂病?#20445;?#20154;们给他起了个“铁疯子”的绰号。

           100多年前,美国莱特?#20540;?#25552;出要造飞机。比空气重的东西要飘在空气上,这是不是可行?#24247;笔?#30340;知识下,也是不确定的。二战期间,美国要研制核武器。核裂变能不能产生那?#21019;?#30340;能量爆炸?这在?#31508;?#20063;是不知道的,只?#24615;?#26032;墨西哥实验成功之后,才说这是可能的。

           同样,最近的例子iPhone手机,当乔布斯提出要用多点触控?#38469;?#26469;替代键盘时,这个?#38469;?#20063;是高度不确定的,包括?#36824;?#20844;司的?#38469;?#19987;家都不看好。微软的?#38469;?#20154;员更是想都不敢想,所以他们一直在热衷于搞用?#20013;?#31508;或键盘这样的平板电脑?#38469;酢?

           第二、商业上的不确定性。一个东西即便证明在?#38469;?#19978;是可行的,但在商业上成功与否仍然是不确定的。爱迪生最初发明电力照明系统时,煤气照明系统已经很普及了,电力照明系统能不能够战胜煤气照明系?#24120;?#24182;没有清楚的答案。同样,像英国的协和式飞机,速?#30830;?#24120;快,?#38469;?#19978;证明是可行的,但是最后在商业上失败了。

           最近我们看到,空客公司生产的A380巨无霸客机,?#38469;?#19978;没有问题,而且已经有一百多架在运营,但空客还是决定停止再生产这种飞机。为什么?因为在商业上是没有价值的。

           乔布斯在1975年创办了?#36824;?985年他被赶下台,就栽在“麦金塔”电脑上。这款乔布斯最得意的产品卖得很不好,他遭到了董事会全体的批评和否决。

           之所以出现这些情况,一个原因是,创新的商业价值,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后续的一系列的?#38469;?#25913;进。所以我们看到,计算机从大型机到微型机,再到个人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再到智能手机,每一个后来的领导者基本上都不是前面的领导者,或者前面的领导者都在新一代的电脑面前变得默默无闻,很大程度上就是他们没有能够看到新产品的商业前景。

           第三、相关?#38469;?#30340;不确定性。我特别讲一下互补性?#38469;酰?#20030;两个特别有名的例子。第一例子是前面提到的交直大战,为什么交流电战胜了直流电?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后来变压器的发明,这是爱迪生没有想到的。有了变压器,上万伏的高压交电流可以远距离传输,消耗很低。如果没有变压器的发明,交流电要战胜直流电就非常困?#36873;?#24403;然,还有很多其他的?#38469;?#21457;明对交流电的成功也非常重要。

           另外一个有名的例子就是激光。1960年贝尔实验室科学家发明激光之后,连他们自己的专利律师都不主张去申请专利,因为这个?#38469;?#23545;于AT&T没有什么商业价值。激光什?#35789;?#20505;变得有商业价?#30340;兀?970年?#30340;?#20844;司生产出了高透明的玻璃,激光与高透明玻璃结合,就产生了我们今天讲的光纤,由此替代了原来的铜线电缆,使得数字传输成为可能,才有了互联网通讯。如果没有玻璃?#38469;?#30340;创新,激光的商业价值就大打折扣。今天激光可以说已经成为一种通用?#38469;酰?#26080;处不在了,连我们讲课都离不开激光笔,更不用说各种医?#26222;?#26029;和手术了。

           100年前燃油车和电动车的竞争也是这样的,发动机的进步,包括传输装置以及汽油改进都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这些进步,燃油车要替代电动车也可能非常?#36873;?#20294;这些进步爱迪生?#31508;?#27809;?#24615;ち系健?

           第四、制度和文化的不确定性。创新是创造性?#33529;擔?#21019;造性?#33529;?#23601;一定会使得一些利益群体受到损害,这些利益受到损害的人就会尽一切努力来阻止这种新?#38469;?#30340;出现。?#38469;?#21490;专家斯密斯曾经讲过这样的话:每一个创新都诞生在不友好的社会,朋友很少,敌人很多。所以创新非常?#36873;?

           一个非常经典的例子是蒸汽汽车。蒸汽汽车的发明比著名的雨?#20132;?#36710;试验还要早,最初在商业运营上也比较成功,英国土地上出现了数十家蒸汽汽车公司。为什么最后失败了?很大程度上是既?#32654;?#30410;者---包括马车业主、出售橡木和出租马厩的人、公路信托人、马的饲养者、与道路相邻的农场主,以及新出现的铁路公司的反对。这些既?#32654;?#30410;者向英国国会游说,指控蒸汽车不安全,锅炉容易爆炸,车?#21046;苹?#20844;路,惊吓行人和马,如此等等。最后,英国国会通过了臭名昭著的《红旗法案?#32602;?#35201;求必须有一个行人在蒸汽?#30331;?#26041;100码打着小红旗行走,以警告其他行人和车?#23613;?#36825;样,蒸汽车速度不能超过行人步行的速度,蒸汽车运营公司都破产了。

          

           产业政策的悖论和自我证成

           以上四个方面的不确定性,带来了产业政策悖论:当我们制定一个产业政策时,我们是?#38405;?#31181;共识的存在和创新的可预期性为前提。但按照定义,创新是不确定的,不确定性意味着创新不可预测,没有共识。反过来,如果一个创新大家可以达成共识,大部分人认为是对的,那说明它已经不再是创新了。

           同样,我们可以讲,一项新?#38469;?#25110;创新如果能够达成共识的话,我们也不需要产业政策,因为达成共识的事情大部分人都会自觉做。大部分认为前途光明、有利可图的事情,就没有必要专门出台产业政策鼓励了。

           这一点也意味着,对于发达国家已经成熟的?#38469;?#21644;产业,发展中国家就更没有必要制定产业政策了。有人说,尽管产业政策可能不适用于创新,但对扶植传统产业是可行的,因为发达国家走过的路我们是能看清的。这种说法更站不住脚,因为这样的产业,企业家比政府官员看得更清楚。?#28909;?#35828;,李书福早就看出了中国巨大的汽车市场,但政府政策阻止了他及时投入汽车产业。如果没有政府汽车产业政策设置的障碍,中国自主品牌的汽车会?#35748;?#22312;成功得多。

           我们必须谨防产业政策的“自我证成?#20445;╯elf-justification)。一种政策好像证明自己是成功的,其实可能是不对的。?#28909;?#35828;,设想政府要鼓励养狐狸,养狐狸的人可以得?#35762;?#25919;补贴、税费减免、廉价土地、优惠信贷,甚?#20102;?#20204;的孩子可以优先上大学;所有经营狐狸的商家也可以得?#35762;?#25919;补贴和税费减免;?#38498;?#29432;肉、穿狐狸皮的人可以得到价格补助;任何人要养其他动物(如猪羊牛),或者吃其他动物的肉,都必须同时饲养或消费一定量的狐狸;等等。那么,狐狸这个产业一定会发展的很兴旺。如果再进一步,政府出台一项法律,规定任何人如果养了非狐狸的动物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那么,狐狸产业肯定能成为这个国家最大的养殖产业。但是,这不能证明这个狐狸产业政策是对的。这就是我讲的产业政策自我证成,但不能证明它是对的。

           我讲这个比喻是有针对性的。现在新能源汽车得到各?#25351;?#26679;的优惠,各?#25351;?#26679;的补贴,所以发展很快。如果政府?#38498;?#20877;用法律形式,规定?#28909;?#35828;2030年之后不再?#24066;?#20351;用燃油车,只能使用电动车,到那个时候燃油车会被彻底淘汰,电动车就会取得决定性胜利。但是这不能证明鼓励电动车的产业政策就是对的。用产业政策消灭其他可选项是非常危险的。

           回头看一百多年前燃油车和电动车之间的竞争,最后燃油车成功了,这是靠市场的成功。过去一百年,燃油车的效率提高了八倍。发动机每瓦特功率的重量1885年是270克(奥托发动机),2002年已降到1克。相比之下,电动车效率的提升要慢得多。今天或今后的新?#38469;?#21464;化也可能使电动车完全替代燃油车,但这要由市场说了算,而不是政府说了算。政府的政策也许消灭的是更有潜力的?#38469;酢?#29123;油车本身的进步潜力仍然非常大。我们只能留给市场来奖励或惩罚谁,而不是由政府做这样的奖惩。

          

           创新需要的?#21069;?#20185;过海各显神通

           为什?#35789;?#22330;说了算比政府说了算好?简单说,市场经济是分散决策,企业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政府是集中决策,搞得是一锤子买卖。

           有人问,市场就不犯错误吗?市场当然会犯错误,任何体制下都会犯错误,因为人本身不是完美的。市场经济之所以优越于?#33529;?#32463;济,不是因为它不会犯错,而是因为市场本身就是一个不断自我?#26469;?#30340;机制。在市场经济下,每一个企业家犯的错误?#38469;?#20854;他企业家赚钱的机会,挑毛病纠正错误?#38469;?#26377;利可图的事情。所以,尽管市场上出现了很多的决策失误,但是最后经过竞争,?#25910;?#29983;存,留存下来就是有生命力的?#38469;?#21644;产业。

           相反,?#33529;?#32463;济下出现的错误,谁来纠正呢?没有人。犯错误的人、做出错误决策的人自己不会纠正错误,因为纠正错误有失脸面,丢人。其他人也不可能纠正错误,因为你纠正错误就是得罪人,自己也得不到?#20040;Α?#25152;以我们看到,?#33529;?#32463;济下犯的错误得不到及时的纠正,小错误变成了大错误。事实上,对政府官员来说,理性的做法是掩盖错误。原来?#33529;?#19968;百万投?#39318;?#25104;的事,最后投入十个亿,证明自己成功了,其实是失败了。正因为如此,?#33529;?#32463;济包括产业政策,最后给社会带来巨大的损失。

           所以,如果我们要想让?#38469;?#24471;到?#34892;?#30340;发展,要想真正推动社会的创新,最好的政策就是让企业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然后通过市场竞争筛选?#38469;?#21644;产品,而不是用产业政策扶植这个、抑制那个。

           任何阻碍企业家自由选择、误导企业家判断的政策,都不利于创新。

          

          

        进入 张维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创新   产业政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6311915.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6311915.com/data/115277.html

        4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32602;?#22810;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25351;簟?/p>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20302;?/a>
        特码生肖表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女皇之心注册 西游争霸之决战天下下载 斯图加特风景 qq飞车侧身漂移指法 比基尼派对2016 大邱83塔 北京pk10计划在线计划 3d武财神模型 刀塔自走棋攻略 传奇霸业铁血魔王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