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陈来故人老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77 次 更新时间2019-03-13 16:45:39

        进入专题 沈清松  

        陈来 (进入专栏)  


        我认识沈清松?#25925;?#27604;较早的是在1988年1988年的8月在新加坡东亚哲学研究所开儒学发展的问题及前景国际学术研讨会8月29日至9月3日这次会议其实是杜维明先生主导的它的意义是什么呢因为以前海峡两岸是不来往的1988年台湾刚刚开始允许两岸探亲这是蒋经国晚年的一个重大决策这次会议虽然不是在中国大陆举行但是这是第一次大陆学者台湾学者和海外学者坐在一起来讨论儒学发展的问题

        1988年春天我还在哈佛大学东亚系访学为了这次会议杜维明先生建议我做一个准备材料以供大会参考就是把那些年两岸三地所有的儒学讨论各家各派的观点和主张做一个梳理我利用哈佛燕京?#38469;?#39302;的便利条件做了一个很长的材料将近四万字题目就?#23567;?#20256;统儒学的评价与反思有关近年儒学讨论的参考资料后来这篇文章收入大会论文集儒学发展的宏观透视新加坡1988年群英会记实杜维明主编正中书局1997年出版里面我也提到沈清松对儒学的看法

        这次群英会来自美国的学者有余英时杜维明张灏?#37325;?#29983;傅?#25226;?#21488;湾方面除了新儒家代表人物戴琏璋蔡仁厚还有韦政通韦政通是自由主义的但是他跟新儒家也有一些渊源关系在台湾学界里边他算是比较关心儒学发展的尽管他的政治立场?#25925;亲?#30001;主义的香港就是劳思光刘述先劳思光年龄比余英时还大所以余先生?#38469;?#35753;他在前面这就是海外儒家新儒家的阵营吧?#27604;?#21488;湾参加的还有梅广他是做语言学的?#31508;?#22312;台大后来去了新竹清华还有张亨是新竹清华杨儒宾的老师这两位学者也是跟新儒家比较近但不是明确的新儒家此外台湾方面还有两位比较年轻的就是沈清松和傅佩荣沈清松?#31508;?#22312;政治大学傅佩荣在台大他们俩?#21152;?#19968;定的天主教背景这是台湾来自中国大陆的学者主要是庞朴汤一介萧萐父余敦康这是年龄比较大的几位前辈还有就是首?#38469;?#22823;的孙长江复旦大学的朱维铮还有?#31508;?#25512;动新儒家研究计划的方克立以及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的包遵信他是反儒学的反传统的代表年轻的就是我和甘阳当还有一些学者我也不能一一记清了?#27604;?#21442;会的还有新加坡本地的一些学者整个华人两岸三地包括海外的中国人能够聚在一起开儒学研讨会这是第一次非常难得的一次盛会

        正是在这次会上我认识的沈清松这次会上年轻的学者中国大陆就我跟甘阳台湾的就是沈清松和傅佩荣我们?#38469;?#22240;为这次会认识的以前也没一起开过会在我发表那一场我跟沈清松也作了互动这次大会可谓史无前例每个人?#38469;?#19968;时之选我发表的论文多元文化结构中的儒学及其定位是替儒学说话的我的发言?#28982;?#24212;了包遵信?#19981;?#24212;了傅?#25226;?#20182;们常常责难儒学儒学能富国强兵吗能加强法?#22369;w?#33021;发展高科技吗这种一元论就导出要全面改造儒学的设想儒学要能发展出科学民主傅?#25226;?#30340;想法就是这样他们从一元化思维对儒学的责难出发由此发展出全盘改造儒学的计划其实这样的主张是不能成立的应该说我?#31508;?#30340;反驳是有力的我们可曾向佛教要求浮?#24247;?#31934;神向神道要求民主理论向印度教要求个性解放向天主教要求科学认识论与方法论杜维明?#31508;本?#24471;这些?#27425;?#24456;有力对儒学处理文化论争非常有利以前是没有人这么提问的台湾学者也很赞成我的看法但是我们内部他们多是启蒙派?#38126;?#21253;括汤一介包遵信我讲完之后他们就纷纷提问?#38469;?#20174;批评儒学的立场上来提的对我为儒学的辩护提出一些质疑?#31508;?#21488;湾的学者呢我还记?#20040;?#29711;璋蔡仁厚就替我说话戴琏璋很兴奋下来之后就跟我握手说我们的观念是比较接近的 会后这些台湾学者在韦政通办的中国论?#22330;?#19978;针对这次盛会发了一组评论文章沈清松在中国论?#22330;?#19978;写的评论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说他们也是很多元的就是说中国大陆的这些学者他们看法不是一致的这其实是个好事就是说中国大陆的学者也不是铁板一块我的讲法可以说跟?#31508;?#20027;流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所以台湾学者评论大陆学者说他们?#25925;?#24456;多元的我觉得这个评价?#25925;?#22909;的

        二?#25991;?989年夏天不到一年这年7月我去夏威夷开第七届国际中国讨论会以及第六届东西方哲学家会议两个会是连着的参加东西方哲学家会的人比较少中国大陆可能就是我跟汤一介先生发言其他先生?#27982;?#21435;成张岱年先生没去成冯契先生也没去成台湾去的就是沈清松香港去的就是刘述先东西方哲学家会的会期时间比较长我印象中那一次有一两个星期我们就住在那个林肯?#34892;ģ?#22240;为跟沈清松比较熟我就经常到沈清松的房间里聊天他开玩笑说你每天来查岗 ?#31508;?#25105;正在写王阳明的书也跟他谈谈现象学的问题因为他在欧洲留学熟悉西方哲学他?#31508;?#29992;一个笔记本电脑来打字他主要是用英文和法文来写的那个时候中文的写字软件?#20849;?#34892;我们用中文软件写字都到了九十年代以后才可以用电脑作中文打字我就好奇看他用那个东西每天没事时就到他那聊聊天

        然后到了1990年夏天大概8月份突然有一天那时候我住在展览馆那边楼下有个公用电话就叫我其?#30340;?#26102;候我家里已经安了电话但是我也没告诉系里我怕系里找我有事在此之前一般我用公用电话跟系里联系系里就告诉我台湾来的沈清松现在住在?#26412;?#39277;店哪一号房跟你联系我就在家里给他打电话他是参加中华书局的一个什么纪念活动我记不清了很可能是中华书局的一个什么活动他跟他太太一起来他太太叫刘千美我就去?#26412;?#39277;店看他那时候我住的离王府井也不是很远我住在城里我陪他们到王府井大街走一走到首饰店里看看首饰我不记得买没买就是转了一下因为他住在王府井?#38126;?#21016;千美?#24403;本?#26159;个国际化的大?#38469;校?#35828;台北的建筑面?#34081;?#38590;看他用英文?#23567;ugly两人的关系和我们这里一样先生处处依?#30424;?#22826;沈清松说在家里以坤为大?#38126;比?#21518;他们的活动有一天是在北大就在北大?#38469;?#39302;开始很多人说话如中华书局那些领导我们其实跟中华书局也没什么关系沈清松就跟我说哎去看看冯先生他可能知道我跟冯先生的关系因为1988年的时候我有一篇文章在?#31508;?#21488;湾的文星杂志发表讲冯先生在写中国哲学史新编的一些情况他就知道我跟冯先生的关系他说去看看冯先生?#20445;?#25105;说好?#38469;?#39302;南门对面过了五六十米就进了燕南园了我就领他去?#31508;?#26377;千美还有政治大学的文学院院长王寿南就一起去冯先生家我去冯先生家是推门就进也不敲门因为冯先生在里边有时候也听不见太麻?#22330;?#22823;家几个人进去那动静就比较大了冯先生的女婿?#35752;?#24503;就出来看?#35789;?#35841;我跟他说这是几个台湾的客人沈清松的太太刘千美没进来冯先生书房里坐在走?#26639;?#34081;先生聊天就在冯先生书房门口为什么呢因为刘千美的专业是美学?#35752;?#24503;是音乐美学他们就聊上了我们就进去我跟冯先生作了介绍大家聊了一阵?#31508;?#20063;没有具体的内容吧就聊聊冯先生的状况因为?#31508;?#20911;先生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三个月后他就去世了我记?#26757;?#21518;沈清松他们还在北大校园里还走了一圈那时候静园和现在?#20849;?#22826;一样刘千美走在静园边?#23777;?#21040;萤火虫那应该是黄昏她说你看这里竟然有萤火虫他就很高兴她说台北的小孩子太可怜了现在这些东西都看不到了其实?#26412;?#22478;里恐怕也看不到那时北大的生态还行还能看到萤火虫

        1991年2月我?#36739;?#23041;夷大学东西方?#34892;?#25991;化与传播研究所开文化与社会:二十世纪中国的历史反思国际研讨会这次会议也是杜维明先生召集主办的主要讨论两岸三地关于中国文化的?#25925;?#38382;题北大?#25925;?#25105;跟?#32769;?#29983;去的上海有王元化台湾有沈清松等美国有余英时劳思光傅?#25226;故?#20004;岸三地?#29992;?#22269;的这些华人学者吧王元化?#31508;备?#20313;英时有一点交锋后来王元化自己也轻描淡写地写了那个过程余英?#26412;?#35828;中国传统?#25925;亲?#37325;知识分子的王元化就说中国传统社会也不是尊重知识分子的比如军队里这次会议沈清松也在我?#31508;?#22312;那也讲了一篇论文主要是对八十年代文化热的反思到了秋天沈清松就给我写了信他说他们在台北办了个杂志?#23567;?#21746;学杂?#23613;P?#36825;一期创刊号的主题是文化运动的再出发他说夏威夷那个文章你拿来我们发表好不好我说行但是我改写了一下因为去夏威夷时刚刚开始用中文打字机打写了两千字吧就写不下去了不太会用那个东西所以接到沈清松的信我就重写了一个一万字左右的文章这个就是二十世纪文化运动的激进主义后来也发表在东方杂?#23613;?#30340;1993年第1期

        1992年夏天我去台湾中研院文哲所访问住在中研院那时两岸刚刚开始允许大陆的学者?#25945;?#28286;我们算是第一批吧去了我就给沈清松打了电话因为跟他已经比较熟了沈清松就请他的小舅子开着车两人就来了因为他是住在政大木栅那边?#30001;?#25105;就到他们家去了在他?#39029;?#30340;饭还跟他的?#26639;?#20063;聊了聊他的?#26639;?#22909;像是海军出身他弟弟接完我就回去了晚上沈清松叫了个出租给了我三百块钱台币让?#39029;?#20986;租回去其实打车只需要两百块钱台币但是后来那三百块钱台币我也都给了司机了为什么呢跟司机聊得很高兴司机是?#36824;?#36947;的能讲很多的儒家的人生体悟我就觉得聊得很投机所以到了后我就把三百块钱都给他我说不用找了另一天我和沈清松一起去了傅佩荣家?#31508;备?#20329;荣有个新居刚装修好的花了好多钱那天有我和沈清松夫?#23613;?#20613;佩荣夫?#23613;?#20911;沪祥夫?#23613;?#20911;沪祥就提出来我们几个利用这个机会对谈一下他?#31508;?#21150;了一个国是杂志他是国民党里面最早反对李登辉的我因为对台湾的政治生态也不太了解怕贸然涉及政治问题不好把握所以我就面有难色后来沈清松说算了没有准备不谈这个了刘千美拿出冯办的杂志给我看说他是反对李登辉的

        大概1994年台湾学者他们到北大哲学系来开会?#31508;?#22909;像是在?#38469;?#39302;东边的现代物理?#34892;?#24320;的会来了好多台湾学者?#31508;?#20182;们辅仁大学文学院的张振东院长发表的论文我就?#29992;?#24503;伦理的角度提了一个问题沈清松最早也是辅?#26102;?#19994;的就?#23777;?#26367;张院长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问的这个问题的背景是?#29992;?#22269;发展出来一套哲学话语他怕这个老先生可能不熟就主动替辅仁的前辈来回应这些问题

        1996年他们又到北大来了?#31508;?#21488;湾大学陈文团和沈清松带着学生来哲学系1996年秋天我做了一个小手术所以?#31508;?#37027;个会我就没去参加系里的相关活动也没参加我?#31508;?#22312;家里休息晚上沈清松就带着陈文团来?#27425;b?#35828;听说我做手术了其实很小的手术?#31508;?#25105;住在燕北园那个时候呢我爱人就怕沈清松他们没吃饭还准备了饭后来他们来了说吃过了

        1999年7月25日至29日第十一届国际中国哲学会轮到在台湾开会议主题是跨世纪的中国哲学总结与展望?#20445;?728日会址在政治大学29日在南华大学1993年8月第八届国际中国哲学会是在?#26412;?#22823;学开的我张罗的这次会还有一届在波士顿台湾开的这次是由沈清松张罗主办?#27604;?#25105;也去参加了这?#25991;?#20250;我觉得开放性大一些不仅是研究中国哲学的包括研究马哲的一些学者也被邀请去参加我记得人大的刘大椿吉大的孙正聿武大的欧阳康也参加了由此可见沈清松在哲学?#31995;?#24191;泛包容性

        到了1999年的秋天就出?#33267;?#19968;些变化1999年的秋天我就?#36739;?#28207;教书了?#31508;?#35745;划名义上是一年但也有可能我就在香港教下去了取决于我的选择吧?#36739;?#28207;安顿下来我就给沈清松打个电话他说要去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这是接秦家懿的位置秦家懿去世了他们要找一个人接替最好是英法双语都能讲沈清松就很合适他的第一外文就是法文英文他也会本身他也有天主教的背景正好接秦家懿最合适他说本来我?#23478;?#36208;了碰到一个乌龙?#24405;?#36825;是我第一次听乌龙这个词他真正出发去可能要到年底了我记不清了此后我们再?#25945;?#28286;就看不见他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沈清松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6311915.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6311915.com/data/115502.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١?#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Ф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