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秦晖:中国经济发展的低人权优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51 次 更新时间:2007-11-02 10:31:48

        进入专题: 经济发展  

        秦晖 (进入专栏)  

          

          前年在哈佛,一个美国学者疑惑地问?#33322;?#22825;的中国,究竟是左派得势,还是右派得势?

          我对他说:按照你们的标准,中国如今是左派右派都不得势。因为你们的左派要追问统治者的责任;你们的右派要限制统治者的权力;这两种人在中国都被打压。但是,统治者也扶植他们需要的左、右派:他们需要“左派”为其扩张权力,需要“右派”为其推?#23545;?#20219;。所以也可以说,中国如今是“左派”、“右派”都很得势。

          可见今天中国,不能用西方语境中的“左右”眼光来先入为主。遗憾的是人们往往如此。

          今天国际学界、尤其是国际经济学界对中国认识千奇百怪,但荦荦大者不外乎三:其一曰中国崩溃论。即认为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只是浮夸造成的假相,实际则是内部危机与全球化压力日益严重,难免崩溃。其二和其三都相反,认为中国经济创造了增长与繁荣的奇迹,但对此则?#27425;?#26041;经济学两大阵营的传统学理形成两种相反的解释:古典自由经济学?#36873;?#20013;国奇迹”归功于经济自由化或市场化的成功,而左派经济学或凯恩斯经济学则归功于“社会主义?#34987;?#25919;府干预、管控的成功。

          我认为这三大主流认识都有严重偏差:中国经济?#20013;?#39640;增长、在全球化中应对自如是事实,“虚假论”、“崩溃论”不对。但这种增长既不像偏左的论者那样可以解释为“政府成功?#20445;?#20063;不像偏右论者所言可以解释为“市场成功?#20445;?#26356;与所谓“市场政府双重成功”的“?#26412;?#20849;识”不相干。除了低工资、低福利的传统优势外,中国更以“低人权”的“优势”人为压低四大要素(人力、土地、资金和非再生资源)价格,以不许讨价还价、限制乃至取消许多交易权利的办法“降低交易成本?#20445;?#20197;拒绝民主、压?#26893;?#19982;、漠视思想、鄙?#26377;?#20208;、蔑视公正、刺激物欲来促使人的能量集中于海市蜃楼式的单纯求富冲动,从而显?#22659;?#26080;论自由市场国?#19968;?#26159;福利国家都罕见的惊人竞争力,也使得无论采用“渐进”的还是“休克疗法”的民主转轨国家都瞠乎其后。

          当然如果不对外开放,这种冲动也不会?#21368;?#22823;能耐。但是在全球化时代对外开放后,中国由于在“专制-非福利”体制下免除了“民主分家麻烦大,福利国家包袱多,工会?#25490;?#25237;资者,农会赶走圈地客”的“拖累?#20445;?#20415;出现了空前快速的原始积累。而这种方式造成的危机,则靠外部资源(资本流入、商品输出)的增益来?#33322;猓?#21516;时通过全球化把危机向外部稀释:在中国的铁腕强权压住自己的内部矛盾而维持表面“稳定”的同时,“中国因素?#27604;词?#20182;国的内部矛盾激化:中国因素导致的资本流和商品流在自由国家打破了原有的力量平衡,加剧了劳资矛盾,在福利国家加剧了移民冲突,而在这两类国家都加剧了就业和公共财政困境。

          于是短短十余年间,中国制造的商品洪流般充满世界,世界各地的资本潮水般涌进中国。全球化中“中国的竞争”势不可挡,它既迫使福利国家降低福利水平,也迫使自由国家重树贸易壁垒,还使得不发达国家在吸纳资金、获得资源等方面面临更大困?#36873;?

          然而吊诡的是:由于先验偏好和信息不全,各家都力图对“中国的成功”作出有利于自己的解释:中国经济的非自由色彩令左派欣赏,而它的非福利色彩则令右派欣赏,同时它又以穷国快速发展的形象令第三世界艳羡。于是本来对现代左派和右派、对福利国家和自由国家、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构成严重挑战的中国,却同?#31508;?#21040;上述各方的称赞。然而称赞归称赞,由于上述“中国优势”不可复制(没有中国式的铁腕强权,任何国家无论左派还是右派执政,实行自由市场政策还是凯恩斯式的乃至社会民主的政策,都不可能这样来搞原始积累),而“中国挑战”又客观存在而且不可回避地日益严重,各方的对华关系从长远看都不乐观。

          而另一方面,中国的这种发展模式也在其内部形成“尺蠖效应?#20445;骸?#24038;派”得势则自由受损而福利未必增加,“右派”得势则福利丧失而自由未必增进。“左?#31508;?#25919;府扩权却不可问责,“右?#31508;?#25919;府?#23545;?#21364;不愿限权。左起来就侵犯平民私产而公共财富?#27425;?#24517;得到保障,右起来公共资产严重流失而平民私产?#27425;?#24517;受保护。一边“新国有化”一边又“权贵私有化”。左时“公权”侵夺个人领域?#27425;?#24515;公共服务,右时放弃公共产品却不保护个人权利。政策趋左则压缩个人自由却并不开放公共参与,趋右则抑制民主参与却同时限制自由竞争。“左派”建不起福利国家,“右派”搞不成公平市场。正如孙立平所言:无论向左还是向右,?#32654;?#30340;?#38469;?#21516;一些强势者,而吃亏的也是同一些弱势者。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一个萝卜两?#38750;校?#24038;右?#38469;?#20182;得”。这样就使社会矛盾在一放一收的尺蠖式进程中日益发展和积累,而不能像宪政民主体制中那样,以左派争福利、右派争自由的“天平效应?#23849;次?#25252;社会平衡。

          因此,中国的快速发展并没有像?#34892;?#20154;设想的那样“把饼做大?#26412;?#33021;?#33322;狻?#20998;饼?#36824;?#30340;矛盾,而是出现了经济发展与内部外部矛盾同步?#20013;?#28145;化的现象。过去在1989年后邓小平把统治合法性建立在经济增长上,他常说东欧垮了而我们没垮,就是因为我们经济搞得好。但是现在,经济高增长和社会不稳定同时发展的现象使人对此说日益怀疑,以至据说一些领导人开始羡慕起经济凋敝而表面上政治却很“稳定”的古巴和北朝鲜来,要学习后者的政治高压。但是这饮鸩止渴的做法最终只能导致更严重的不稳定。胡温政府的另一个趋势是值得肯定的,这就是比过去更强调公平和政府的公共服务责任问题。然而“尺蠖效应”的机制不解决,只怕是权易扩而责难问,现有体制下回复“大政府”只会形成扩权-?#23545;?#30340;又一轮循环。而走出“尺蠖效应?#20445;?#23601;需要进行权责对应的宪政改革。

          而像中国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人口,中国经济这么大的量,随着将来作为全球商品供应者和资本吸纳者的作用日益凸显,一旦出问题可能比1929年美国股市崩盘对全球的冲击更大。因此中国平?#20154;?#21033;地转型不仅是国人之福,也是世界之福。而中国因“尺蠖效应”而发生社会爆炸,或因?#20013;?#21407;始积累方式与福利国家和自由国家的双重冲突而导致国际秩序崩溃,则不仅是国人之祸,也是世界之祸。

          在全球化形势下,世界关切中国是必然的。如今发达国家压中国把人民?#30097;?#20540;,这实际上就是中国?#20013;?#21407;始积累方式与福利国家和自由国家体制冲突的体现。但人民?#30097;?#20540;实际上不能解决问题:由于?#20013;?#38081;腕体制下中国内部不存在公平博?#27169;?#20154;民?#30097;?#20540;对中国“竞争力”的抑制很容易被强势者向弱势阶层转嫁压力而?#33322;猓?#22240;此人民?#30097;?#20540;在中国未必能像当年在日本那样?#32435;?#36152;易平衡。而压中国升值反而徒令一般中国人反?#23567;?

          事实上,中国制造业工资水平如今不低于印度,但竞争力仍高于印度,显然靠的并非单纯经济性的低工资优势,而是“低人权”的优势。正是这种只要官商勾结就可以?#25105;?#22280;占农地、役使劳工、耗用资源的“优势?#20445;?#20351;得中国成为举世罕见的“投资乐园?#20445;?#36830;印度的塔塔财团也想躲开工资虽低但工会农会很厉害的本国,而向中国转移资本。何况其他?

          显然,中国的“优势”既不在于其市场更“自由?#20445;?#20063;不在于其国家更“福利?#20445;?#32780;就在于其更专制。笔者反对专制的态度众所周知,但从来不以“专制妨碍经济增长”为理由。事实上,专制?#25353;?#28608;”经济增长,在非市场条件下有斯大林和纳粹德国的例子,在市场条件下也有近代早期中东欧“二度农奴化?#31508;?#21830;品性农业大发展的例子,而美国经济史家福格尔的研究也表明,内战前美国南方奴隶制经济的“效率”不亚于、很可能还“优于?#21271;?#26041;自由经济。但是专制仍然应当反对,这不仅由于其不人?#28291;?#20063;由于这种“效率”的畸形。别的国家不说,中国今天靠“低人权优势”在全球吸纳资本、输出商品而形成惊人的高额“双顺差?#20445;?#19981;仅让别国头疼,中国一般人民又能得益多少?超廉价的劳力、土地、资源付出,形不成?#34892;?#36827;口需求,只换来巨额的“?#35752;健保?#24080;面美元)。中国人埋怨美国开动印钞机就卷走了咱们的血汗,美国人埋怨中国的廉价货砸了他们的饭碗,而一旦美元狂贬,美国完了,我们的血汗也白搭了。

          所以,改变这种?#32431;觶?#19981;仅是别人希望的,也是我们中国公民希望的。但是逼中国升值人民币改变不了它。只有帮助中国?#32435;?#20154;权,尤其是维护工农的权益,才能改变这种?#32431;觥?#22312;市场经济全球化之际如果没有人权的全球化,“全球化?#27604;?#23454;可能带来弊病乃至灾?#36873;?#32780;消除了“低人权优势”后,中国不可能维持如今的原始积累方式,靠官商勾结压制工农吸引投资输出廉价商品来扩大“双顺差”的“竞争力”将大打折扣。对福利国家和自由国家体制的冲击也将减少。

          那么中国经济还能如此高速地增长吗?或许不能了。但是这种畸形的高增长真那么值得维持下去吗?到了不可?#20013;?#38590;以为继时内外危机爆发不更危险吗?印度与民主转轨国家的成就都表明,没有了“低人权优势?#20445;?#20013;国作为发展中国家仍然会保持一定程度的低要素成本优势(只是不会被人为压低得那么离谱)。?#30001;?#20307;制?#32435;?#19982;中国人勤奋而富于创造性的特点,中国经济度过转?#25512;?#21361;机而保持合理的增长速度是完全可以预期的。当然可能没有现在“快速?#20445;?#20294;增长效益的内部与外部分配都会比如今合理,内外关系会?#35748;?#22312;和?#24120;?#32780;给中国与世界人民带来的福利增进更会远胜于如今。

        进入 秦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经济发展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6311915.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6311915.com/data/16401.html

        1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24895;?#36131;。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20302;?/a>
        特码生肖表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四川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票老时时 西安小姐指南 牌九玩法 彩票在线投注平台 时时彩后一6码 360老时时开奖结果 澳洲彩官网 乐猫彩票投注 1023768性感美女电脑墙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