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陈志武:见其进,未见其止——在人生体悟和学术之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740 次 更新时间:2016-04-16 10:36:08

        进入专题: 陈志武   金融   量化历史  

        陈志武 (进入专栏)   黎振宇  

          

           学人介绍:陈志武,爱思想网学术委员。现任耶鲁大学管理学?#33322;?#34701;学终身教授、?#26412;?#22823;学经济学院特聘教授,?#26412;?#22823;学量化历史研究所联席主任等。

           访谈人:黎振宇,爱思想网执行主编

          

           爱思想网原创首发,转载需取得授权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学者,经历过大量政治运动和生活苦难,多有宏大关怀和使命感,“中国向?#26410;?#21435;?#31508;?#36143;穿一生的问题。“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从抽象的金融理论,到中国文化变迁乃至量化历史等的研究,我们深切感受到陈志武?#20013;?#23558;个人怀抱、生命体验、社会关怀等融入所从事的研究领域。近十余年来,陈志武以通俗文章普及现代金融观念,在经济学者中,影响力罕有其匹。陈志武身上,有为人处世圆融,即之也温的一面;但对于违背常识的荒唐之举,其言也厉,让人看到这位湖南人身?#31995;?#38887;劲和坚守。

           金融为时代显学,“朝市之显学必成俗学?#20445;?#20854;思想市场泥沙俱下,既有权力、资本的扭曲,现代金融观念的缺乏,还夹杂着转型时期的焦虑。正如科斯所言,思想市场缺乏已成为中国经济诸多弊端和险象丛生的根源。观念足以改变历史的轨迹,以观念战胜观念,这应是当代知识人的担当所在。

          

           (一)学习金融完全是一?#38395;既?/span>

          

           爱思想:在考入大学之前,您一直生活在湖南茶陵县农村,这一段生活?#38405;?#30340;成长有什?#20174;?#21709;?

          

           陈志武:现在回想起来,我这些年做的经济金融研究,对于社会和世界历史演进的思?#36857;?#21487;能跟小时候的经历和观察有非常大的关系。前些年,和中央电视台合作《货币》系列纪录片的时候,我讲到一些经历,以此来理解货币化对于人的?#26434;?#35299;放到底有哪些影响。

           我举过一个例子,小时候我家正好在一条繁忙的马?#32321;擼?#26469;来往往的人特别多。按原来的传?#24120;?#21507;饭的时候家里面的门?#38469;?#19981;关的,既然不关,就有人可能口渴、肚子饿了?#27425;?#23478;。每次我?#39029;?#39277;时,如果有过路的陌生人在我家停一下,我母亲肯定会邀请陌生人到我家来一起吃饭。

          

           ?#19968;?#24819;到另外一个经历,我父亲?#31508;笔?#22823;队的主要干部,经常要出去开会。每次开会,他不是带上钱,而是带着米、菜,背着被子、席子等。现在回头来想,那时候中国都处于计划经济时期,整个经济与政治制度?#38469;?#21453;货币化的,一般人可以有粮?#22330;?#33756;,但是基本没有钱。当你要远行的时候,你不是带钱,不是带信用卡,而是要自己带米、带菜、带被子。仔细想想,一个人要远行,要远走高飞,要?#26434;煞上瑁?#22914;果需要自己带吃的、带喝的,你能够带多少啊?就算带上两百公斤,?#24576;?#20960;个礼拜呢?所?#38405;?#24456;快就必须要回家,要不?#33618;?#23601;饿肚子了。

          

           当一个社会,货币化程度很低的时候,一个人出去远行,他带不了多少东西,这样,整个社会的风俗习惯、文化也必须相应的支?#32456;?#19968;点。所以原来在中国,任何一家人只要在吃饭,有陌生人进来,就会邀请他一起吃饭。这必须要靠社会的一?#27835;?#21270;和风俗,也就是大家见到陌生人饿肚子的时候愿意给他提供饭吃,否则这些人就活不下来。在没有货币化的时代,这种社会集体主义的文化,这种好客、礼?#22411;?#26469;的文化,?#38469;?#20026;了弥补货币化程度很低时,人们的生存问题。这种非货币化的互助、友情、好?#20572;?#32473;这些人提供了一种活下去的方式。

          

        央视纪录片《货币》海报

          

           我后来做《货币》系列,并写过一些文章,有一篇?#23567;?#36135;币化和?#26434;傘罰?#36825;些跟我小的时候观察到、经历过的现象应该说有很大的关系。当然,从学理上来?#24471;?#36135;币化在多大程度上更有利于个人?#26434;桑?#26377;利于个人独立,还要更广泛的思考、搜集数据。总的来?#25285;?#23567;时候在湖南茶陵的经历,对我这些年的学术研究和对经济、货币化、金融化的理解和帮助?#38469;?#38750;常大的。

          

           爱思想:上世纪80年代,您先后在中南工业大学、国防科技大学、耶鲁大学学习计算机、系统工程、金融学专?#25285;?#26159;什么机?#30331;?#21512;让您转向金融研究?

          

           陈志武:从1979年读大学到1986年去美国前,我在国内学的是计算机系统工程。如果?#31508;?#25105;在国内学的是人文社会学科,比如政治经济学,后?#27425;?#21487;能就没有办法学金融了。因为?#31508;?#22269;内的文科基本上学不?#25945;?#22810;东西,意识形态化的内容比较多,也不会教人如何强化逻辑思维,学习科学方法论等。

          

           相比之下,我在国内学的是理工科,正因为理工科在逻辑性、系统性和方法论方面是非常扎实的,特别是学了很多数学,经历了?#32454;?#30340;逻辑训练,这对1986年我去耶鲁大学学经济学、学金融的帮助是非常大的。现代金融学、经济学的理论基本上?#38469;?#20197;数学模型为主,这正好跟我理工科的背景是非常一致的。

          

           爱思想:您在国防科大毕业后,为什么选择政治教研室?

          

           陈志武:1983年9月到1986年1月,我在国防科大读系统工程的研究生,?#31508;?#30340;国防科大和其他国内大学一样,硕士研究生非常之少。?#31508;?#25105;是国防科大的第三批硕士研究生,77级毕业?#38498;?#25307;了第一批研究生,78级、79级?#30452;?#26159;第二、第三批。那时候,国防科大自?#21495;?#20859;的研究生非常少,再加上我是?#31508;?#30740;究生里面英语最好的之一。所以我知道国防科大肯定会让我留校做老师,而不会让我离开学校。

          

           在我快毕业的时候,系统工程系做出一个决定,所有留校任教的年轻老师,两年之内不?#24066;?#20986;国留学。所以我想该怎么办,?#31508;?#21487;以申请奖学金出国,如果选择留在系统工程系,我两年之内不可以出国留学,加之我对系统工程学科兴趣已经不大,更想把时间和精力放在社会科学的研究上,自己也阅读了很多相关的书籍、论文,做过一些研究。两者权衡下,我向学校要求分到政治教研室。?#31508;保?#25105;是第一个有硕士学位而不是学习哲学或者政治经济学而进入政治教研室的人,在那里我工作了半年,?#38498;?#23601;去了耶鲁读书。

          

           我没有参加托福和GRE?#38469;裕?#19968;是我很忙,再者外汇控制很严,?#32426;?#31119;需要美元,而我一美元也搞不到。所以我直接给耶鲁负责招生的教授写信?#24471;?#21407;因。很幸运的是,他们还是把我录取,并给了奖学金。后?#27425;?#24819;,?#31508;?#25105;没有?#32426;?#31119;、GRE而能够被录取,是因为去美国留学的人没有多少读社会科学,大多数留学生是学物理、化学、工程等。我去了耶鲁大学管理学院,你们知道我后来读的是金融经济学。因为?#31508;?#20013;国还没有金融市场,我们根本不知道金融经济学研究什么内容。在出国前两个月,?#19968;?#38382;了崔之元,金融经济学是什么。他?#31508;?#32473;了我一个解?#20572;?#25105;也没有搞清楚这个解释是什么意思。

          

           到了耶鲁第一年,?#20063;?#30693;道应该选哪个方向,起初想的是到美国之后研究数理政治学和经济学。在第一年学习结束后,我向一位朋友咨询应该选择哪个专?#25285;?#20182;建议我选金融经济学,因为?#31508;?#32822;鲁大学做金融经济学研究的有两位名教授,而且金融经济学找工作的机会也很好,所以我就选了金融经济学。这就像我上大学选择计算机专业一样,完全是?#26082;?#30340;选择。

          

        阿罗:《社会选择与个人选择》,崔之元、陈志武译,1987年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

          

           爱思想:在上世纪80年代,您和崔之元老师合译过?#24403;?#23572;经济学得主阿罗的《社会选择与个人价值》,并收录在《走向未来》丛书,您现在的观点和?#31508;?#26377;变化么?

          

           陈志武?#20309;?#27809;有什么变化,我一直认同民主加?#26434;?#24066;场经济,自始至终没有改变过。

          

           爱思想:在您的求学之路,受谁的影响比较大?

          

           陈志武:1986年我来到耶鲁大学,直到2001年,这中间对我影响比较大的人是我的?#38469;?#26031;蒂芬·罗斯(Stephen A. Ross),他是耶鲁大学的教授,后来去MIT做教授。他是一个非常天才的人物,非常聪明,他跟我们讲为什么他原来读大学时候,学的物理,后来改成学经济学,最后研究金融。

          

        斯蒂芬·罗斯,著名金融学家,现任教于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因创立套利定价理论(Arbitrage Pricing Theory)而举世闻名。

          

           他说自己最?#19981;读?#20010;东西,一个是数学,还有一个是钱,而金融刚好把数学和钱结合在一起。在最早改学经济学时,他并没有研究金融,因为在上世纪70年代初,金融经济学?#25307;?#36215;,还在建立的过程。后来,他从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毕业后,去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系做老师。在做老师的第一年,他很?#26082;?#30475;到,有几个人在用非常抽象的数学研究金融问题,才发现原?#35789;?#23398;可以用来研究金融。于是,他就开始改行研究金融了。1986年,我到耶鲁大学读书后,看到数学还可以这样用来研究经济现象、金融现象,这个思路对我之后的研究经历产生了巨大影响。

          

           (二)金融?#23548;?#23545;人性有更透彻的理解

          

           爱思想:这些年您在大陆做学术普及工作比较多,但之前您在美国的研究成就,社会大众并不熟悉,您能否简要介绍一下?

          

        陈志武?#20309;?#30340;纯学术研究包括了以?#24405;?#20010;方面,第一方面是资本主义精神和资本市场发展关系的研究。代表论文《资本主义精神与股市价格》(The Spirit of Capitalism and Stock Market Prices)1996年发表在《美国经济评论》(American Economic Review)杂志上。现代经济学模型普遍假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志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陈志武   金融   量化历史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6311915.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6311915.com/data/9876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311915.com)。

        13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24895;?#36131;。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特码生肖表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sub id="jhbjh"></sub><track id="jhbjh"><progress id="jhbjh"><listing id="jhbjh"></listing></progress></track>

                <address id="jhbjh"></address>

                <th id="jhbjh"></th>

                  <track id="jhbjh"></track>
                  <meter id="jhbjh"></meter>
                    腾讯分分彩后二跨度走势 49选7开奖走势 秒速时时彩计划公式 云南时时是正规的吗 宁夏11选五最新走势图 山东时时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几分开奖 赛车pk开奖直播网站 时时彩包胆看号技巧 浙江11选5开奖走势图技巧